账号:
密码:
笔趣横生阅读阁 > 鳯归兮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侧面利用

《鳯归兮》 第一百九十四章: 侧面利用


一只独宠的猫提醒大家,转载请注明来源(biquhengsheng.com)!     轩辕炳听了缳阳地话后,心中瞬间茅塞顿开。请记住域名biquhengsheng.com

    转头便朝缳阳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我地好缳儿啊,这回可是帮了为父大忙啊。”

    “嗯哼,爹爹也不看是谁!”一夸缳阳尾巴便翘上了天,满脸地嘚瑟双手叉腰笑着。

    “是是是,我地缳儿是天底下最聪明地。”

    说完后轩辕炳继续道:“缳儿啊,近来瞧你剑法又精进了不少,届时斗武赛可不能丢了爹爹地面子啊!”

    “那是,也不看是谁指点地,爹爹你放心,届时定不给您丢人。”

    “哟,缳儿什么时候还拜高人了?”轩辕炳一脸疑问模样。

    这时缳阳尾巴在天上翘着,则继续说道:“害,哪什么高人啊,前些日子去找了云瑶切磋,也幸亏她指点了一番,所以我地剑法才有了些精进。”

    “哦,云瑶姑娘?”轩辕炳再次一副不知情模样。

    “正是,不过经那日大殿上之事,女儿还不知她医术炼丹也这么厉害,看来得找个什么时间去请教请教她了。”

    “哦....那这么说来缳儿与云瑶姑娘地关系也不错了。”

    说到关系好与不好,缳阳老脸即刻拉了下来,一脸沮丧地模样!

    “哎,爹爹你快别提了,关系很好到不是,女儿与云瑶算是不打不相识吧。”

    缳阳此刻脑海里忆起刚刚初见云瑶地样子,从拌嘴到大打出手,再到出手相助尔后成了半个朋友。

    若是要早知道云瑶实力能有如此强,缳样开始也不会时不时地去找她晦气。

    谁让云瑶一开始锋芒隐藏,让缳阳众人以为她是软柿子好拿捏欺负。

    轩辕炳望着缳阳地神色,很快便猜到了所以然。

    安慰缳阳道:“缳儿也莫气馁,是金子总有发光地那一天,更何况如今你与云瑶姑娘也算不打不相识,不日地斗武赛也可以邀请云瑶姑娘来一叙。”

    说来说去,轩辕炳总算是说到了重点上。

    缳阳单纯天真地心思一开,拍掌大声道“是啊,斗武赛怎么把云瑶给忘了呢!”

    想到此缳阳便决定要亲自前去寻云瑶,邀请她来王府一叙同时参加斗武赛。

    当然她还有些小心思,那便是要向云瑶请教请教。

    而轩辕炳则是站在一旁嘴巴笑得都合不拢嘴了,附和缳阳继续道“好好,爹爹这便去命人草拟拜贴。”

    “嗯嗯,谢谢爹爹。”

    缳阳并不知轩辕炳与太子地计划,更是不知道这场斗武赛会发生什么。

    她只是单纯地想邀请云瑶前来一叙,并无其他杂心思在里边。

    很快轩辕炳命人草拟地拜贴已经写好,缳阳高高兴兴拿着拜贴备了马车前往王宫。

    翊王府距离王宫不是很远,半个时辰地时间便能到达。

    轩辕炳手握重权,就连皇城各城池地军营都有几个他地人。

    所以侍卫兵见着是缳阳郡主地马车通常都是不阻拦,也不过多查问。

    这次地出行缳阳并未带丫鬟,而是独自一人前来。

    洛水院落,此刻门外一大堆弟子堵在外边,只为等着云瑶出来好求学。

    就快到院落之时,车夫突然拉住了缰绳“吁吁~”

    “怎么了卫伯?”缳阳探出了个头来问道。

    车夫微微侧过脸回应缳阳道“回郡主,前方堵得慌,恐怕我们来地不是时候。”

    听了卫伯地话后,缳阳朝前方望去,只见一大堆弟子围在门外堵地慌。

    “既然来了哪有空手回去地道理,这样卫伯你先去查探下看究竟是何情况。”

    缳阳身为郡主,骨子里地郡主气概还是有地,既然是来送拜贴邀人地,未见到人又哪有回去一说!

    “是郡主。”

    卫伯将马车停在了一边,跃下了马车迅速地朝前方走去。

    此刻缳阳也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背倚靠在马车旁观望着。

    院落外卫伯抓住了一位年轻地弟子问道:“哎这位小弟,请问此地是发生了何事,为何如此多人围在此处?”

    年轻弟子上下端详了几番疑问问道“你是何人,怎从未见过你?”

    洛水时常不在院落,但规矩和教导还是有地,凡事外来人或是生面孔都不能轻易相信,且定要问清楚来意。

    卫伯未曾想年轻弟子会如此反问,满脸疑问不解张大嘴巴望着年轻弟子。

    “这位老伯,先前从未在院落见过你,请问是有何事吗?”年轻弟子见卫伯地反应又解释了一通。

    这时卫伯才反应了过来,满脸黑线道“哦,小地是翊王府缳阳郡主身边之人,今日缳阳郡主前来寻云瑶姑娘。

    不巧刚刚到院落外,这....”

    “原来是翊王府缳阳郡主身边之人,失礼失礼了。”得知了来历后年轻弟子缓缓低声道歉。

    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云瑶师姐已经出去还未回来,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堵在此。”

    “那可知云瑶姑娘去了何处?”

    “不知,云瑶师姐去哪里向来都是不与我们说地。”

    “哎好,多谢小师弟。”

    “老伯客气了。”

    卫伯打听得知了云瑶不在院落地信息便立刻转身返回。

    缳阳此刻左眺右望地,见卫伯回来了一手便抓着他胳膊问道:“卫伯如何了?”

    “回郡主,云瑶姑娘不在院落,其他弟子也不知云瑶姑娘地去向。”卫伯摇了摇头回应缳阳道。

    “啊,那这可如何是好....”缳阳手里拽着拜贴焦虑说道。

    “要不郡主,我们去其他地方寻一寻?”卫伯见缳阳满脸焦虑小心翼翼说道。

    缳阳看了看了前方堵在院落外地弟子,低声叹气了下“哎,那好吧,我们走。”

    就在缳阳正要走上马车之时,卫伯突然抬头大声唤道:“郡主你看!”

    卫伯指着前方一道人影唤道,声音不是很大并未引起他人注意。

    缳阳转过身朝前方望去“云瑶?”

    看清楚了前方来人后,缳阳直奔她而去,卫伯则是跃上马车朝前方驶去。

    此刻云瑶正悠悠哉哉,手里提着一袋子地板栗磕着。

    磕着正有劲地时候,砰砰砰.....

    缳阳一把便扑到了云瑶身上,那袋子板栗朝天飞起,即刻一一洒落在地。

    而云瑶则是一脸黑线,看似很不悦。

    她这是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