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1 / 1)

“回皇上的话,奴才查到了,这个周泰全在设计兆佳小主摔倒前,也没和什么人有联系,奴才在他那儿住所的物品里搜出了一支发簪,据内务府记载,那料子似乎是王佳小主那儿的。”

“你说什么!王佳氏的发簪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太监身上!”康熙震怒,这简直是要给他头上戴上一顶帽子,还是帝王绿色的。

梁九功头埋的更深了,那周泰全已咬舌自尽了,这事儿实在是说不清。

“把这件事告知皇后,这后宫她是如何管的!朕要找王佳氏,看看这事她要如何狡辩!”

康熙在心里似乎已经给王佳氏定罪了,去找她只是想问她为何要背叛他!还是与一个太监!朕还不如一个太监吗?!想到这里,他更气了。

景仁宫西配殿

王佳氏还在悠哉游哉欣赏着自己的妆容,“暮雪,你这这手艺还真是不错,使本小主本就貌美的容颜更上一层楼。”

她爱怜地抚着自己的脸,有些漫不经心地想到,皇上一定会喜欢的,要是因此更加得宠了,她说不定也会怀上龙种。

想到这里,她更是愉快了,目光赞扬地看着暮雪。

“多谢小主赞美,奴婢这不起眼的手艺能得到小主喜欢,真是万分荣幸。”暮雪淡淡笑道。

突然一个小太监过来了,喜道:“小主,皇上往景仁宫过来了。”

“真的!”王佳氏喜道,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急急忙忙对着暮雪说道:“还不快帮本小主整理衣容!”

“等一下,”王佳氏冷静下来了,“皇上该不会是过来看马佳氏的吧。”想到这里,她咬牙恨道:“这个贱人!”

“回小主的话,奴才、奴才也不知道。”小太监说话结结巴巴,显然是一时冲动过来这儿禀告小主,也没有深想。

“你给我滚,没有用的狗奴才!”王佳氏怒呵道。

“好了,小主,您别生气了。”暮雪温声道。

“什么生气?”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

王佳氏抬头一看,惊喜道:“皇上,您怎么来了?”

“呵,朕还不来,那岂不是让你和周泰全这个狗奴才一对狗男女卿卿我我吗?”康熙冷哼一声。

“皇上,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是在污蔑妾身,妾身连这个周泰全是谁都不知道,怎又会与他人卿卿我我!”王佳氏一脸不可置信,像是对康熙冤枉了她,也像是对她的夫君不分青红皂白就来质问她而感到伤心。

“梁九功,把这发簪给她看看,别到时又说朕冤枉了她!”康熙不爽道。

“这个是......”王佳氏接过发簪,疑惑道:“这不是妾身赏给暮雪的簪子吗?”

“怎么回事?”见事情好像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康熙也不那么生气了,也能平心静气地问话了。

“暮雪,这是怎么回事?”王佳氏眼神一厉,质问道。

“奴婢也不知道,这簪子奴婢也不知道是何时遗失的?”暮雪有些慌乱,这簪子她不是叫周泰全处理了吗?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还留着。

“皇后娘娘驾到。”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

“给皇上请安。”皇后一进来就看到康熙的身影,忙不慌的给康熙请安。

“免礼,皇后你来的正好,过来帮朕看看这事。”康熙简单的给皇后解释了这事。

“这事本宫有法子,”皇后眼神一肃,“来人,把这宫女的祖宗八代都查清楚,把她父母兄弟都给囚了,本宫还真不信她不说出实话!”

一个宫女平时哪有机会会得了主子的赏,要是得了,怎会不好好珍惜呢,一看就是满口胡话!

“求娘娘放过我的家人,我说,我什么都说!”暮雪慌了,急忙跪下,向皇后求饶。

殊不知道她心里也是苦涩之极的。

她与周泰全青梅竹马,本想以后是结一辈子的夫妻缘的。

可惜她家道中落,不得不进宫当宫女,可是这宫女也不好当,她的主子王佳氏脾气不好,她的生活好似就那么过下去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这周泰全也跟着进来了,她也没想到周泰全竟是对她如此情深,竟甘愿进宫当太监。

后来她与周泰全重逢了,周泰全怜惜她在王佳氏底下讨生活,而她在这深宫中却也忍不住寂寞,倒是和周泰全暗地里好起来了。

平静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可是有一天,这样的平静被人打碎了,她与周泰全在一起的时候被人看见了,而那人正是李氏的宫女琪河。

当时她的心里一阵不安,却只能安慰自己那琪河说不定眼拙了。

但有一天李氏找来了,威胁她去陷害兆佳氏,要不然就把她和周泰全的事情给揭发出去。

她心虚,但也不敢这么做,这可是砍头的大罪呀,不得已,她只得寻来周泰全,让他去做这些事。

周泰全没说什么,只向她讨一件信物,说是他也不会连累她的,他只是想若是有天他出事了,黄泉底下有一件她的东西在,他也不怕了。

刚好那时她身上没带什么私物,正巧王佳氏赏了一支发簪给她,而周泰全摆出了一副不要到信物就不死心的模样,她也就给他了。

没想到今日事情还是泄露了,她心如死灰,周泰全呀周泰全,你自己下地狱也就算了,为何还要拉着我!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暮雪缓缓说出事情的真相。

康熙听了,对着梁九功说道:“把李氏叫过来!”

“是,皇上。”梁九功也不多废话,急忙和几个小太监去后殿寻人了。

“皇上,您找妾身有何事?”李氏来到了这里,看到这么多人,也不害怕。

“李氏,你可知罪!”

“妾身不知犯了何罪,求皇上给妾身说明!”

“这宫女你可眼熟?”康熙指着暮雪缓缓说道。

李氏心里咯噔一下,她做的事被揭发了?!

这时候不能慌,“妾身知她是王佳妹妹的宫女,除此之外并无接触!”

“你怎么说?”康熙看向暮雪。

暮雪咬咬牙,一不做二不休,把一样东西从身上掏出来,“自从奴婢被李庶妃威胁,就时刻注意李庶妃的事情,有一天,奴婢注意到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宫女来到东配殿,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这是奴婢听到的东西,所幸奴婢会些字,便写在了这张纸上。”

“皇上,这贱婢的话不能信!”李氏慌道。

康熙唤梁九功把纸条拿上来展开,不一会儿,脸沉了下来,“朕倒是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大的能耐,竟和和硕恪纯长公主勾搭在一起了。”

“皇上,她是在胡说!”李氏不顾形象,急声喊道。

“既然是在胡说,那你在慌什么。”康熙也不信她了,叫梁九功把事情查清楚。

“李氏,你好自为之!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禁足吧!”康熙居高临下说道。

梁九功赶紧让太监们把宫女暮雪押住,也随着康熙出去了。

李氏缓缓滑落,无力瘫在地上,心里只回响着一个词,完了。

公主府里

“公主,不好了,宫里来人了。”嬷嬷急道。

和硕恪纯长公主不慌不忙拿起茶杯,“慌什么,难道本宫还怕了不成。”

“公主,宫里是来人要把两位小公子带走呀!”

“啪!”茶杯落地了,发出一声脆响,水花溅了一地。

“你说什么!”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那边且不论和硕恪纯长公主是如何慌张,康熙这边倒是查出了不少事情。

“哼,她倒是怨我。”康熙冷声道。

这一查还真是啥事都出来了,和硕恪纯长公主竟然与李氏联合起来谋害宫中子嗣!兆佳氏那事是李氏一人为之,但马佳氏却是被她俩算计的。

和硕恪纯长公主提供害人的方子,而李氏则是威逼利诱马佳氏身边的宫女雅青,这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呀!

就连张氏那边的四公主也被人暗中动过手脚,幸好时间不长四公主被药物影响得不深,慢慢调养也能养好身体。

而纳喇氏那边,也幸好被禁足了,宫门也不开,保清也没有出去,纳喇氏也管好手下宫女太监,保清倒是安然无恙。

李氏身边的宫女琪河倒是与这和硕恪纯长公主身边的宫女关系密切,是姐妹关系,也是因此,李氏和和硕恪纯长公主这两人才联系在一起的吧。

“梁九功,宣旨下去,把和硕恪纯长公主的两个幼子给杀了,剥夺她的封号,终生不得再出公主府!”

“是,皇上。”

“还有李氏那边,把她打入冷宫,赐死,李氏的女子不得入宫选秀,李氏父亲那一脉全数赐死!”李氏家族还算显赫尊贵,且现在政局不稳,因此这李家还不能动!但教出如此心狠手辣之女,这李家也好不到哪里去,谋害宫中子嗣一事绝不轻饶!

且不论李氏是如何绝望的,和硕恪纯长公主这边已经是崩溃了,皇帝让侍卫在她面前杀了她的两个幼子,她怎么拦都拦不住,终是刺激过头,双眼一闭,昏死过去了。

稍后公主府被侍卫们重重围起来了,府门大锁。

这和硕恪纯长公主想必此后一生都要在这公主府里苟延残喘了。

最新小说: 最强轮回游戏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吞噬星空之轮回起源 钢铁雄心之黑暗时刻 金刚佛手掌 海贼:我大反派的身份被曝光了 重返奔腾年代 我在我的小说里重生了 飞剑斩天 三喜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