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1 / 1)

来人的声音一出现,议事大殿的众人脸色齐齐有了变化。

就连先前对北甄叫嚣的衡姜,也一瞬间收起了气焰,转而恭敬,同来人拱拱手道。

【见过曲宜尊者。】

“尊者”二字,在修仙界只有渡劫期大能能担得起。

来人正是苦爻宗现存且为数不多的渡劫期大能,也是镇宗大能之一。

宫黎赶忙起身,迎了上去,将曲宜尊者送上了主位。

曲宜尊者人如其声,长得威严肃穆,端得是一派正气盎然,他在宗内的地位明显极高,即使没有释放出威压,所有人在他踏入主座的瞬间,都下意识呼吸放轻了些。

场内,北甄亦然也是随大流的恭敬行礼。

曲宜尊者看向北甄恭顺的样子,严肃的眉眼微展,同北甄道。

“北甄,到我身边来。”

语气虽还是带着上位者的端正和威严,但众人明显能感觉到曲宜尊者待北甄的不同。

一时,众人看向北甄的视线更为复杂。

羡慕有之,嫉妒有之,不甘有之,但更多的却是透露出一股“她凭什么能得到渡劫期大能青睐”的眼神。

可原因,其实他们也是知道的。

因为——

“北甄绝不可能同魔修有任何牵扯,她的身世大家不都是知道的吗?”

“没有北甄的祖先,哪有现在的苦爻宗?”

曲宜尊者淡淡的两句话,让在场众人,包括北甄在内,脸上都有微滞。

北甄的身世,在苦爻宗不是秘密。

也就是因为北甄有这样的身世,所以众人对她独占上佳的资源,虽嫉妒也无法说。

北甄,是被苦爻宗的一位大能带回宗内的。

那时,她还在襁褓之内。

她无父无母,是个孤儿,有记忆之时,就已然身在苦爻宗。

这身世同大多修仙者而言,只是普通到寻常。

但北甄却有一个了不得的祖宗。

各派都有立宗之本,像须弥门,混沌仙法独家一份,万朝剑宗有完整的无情道传承,七音阁一首绝杀七琴术响彻整个修仙界……

苦爻宗也不例外,虽苦爻宗的气运更引起众人关注,但苦爻宗也不是没有实力的宗门。

苦爻宗自建派以来,便有两项奇术,于修仙界威名赫赫。

此两项术法便是,八面雷和海神术。

前者能让不具有雷灵根的修士,也能引下天雷杀招,要知雷系法术乃是法术中攻击性最强的术法,而后者能拓宽正常修士的神识海,也就是说,正常同等修为下,修习了“海神术”的修士,神识海要比其他人更宽广,而越宽广其灵力越足,也更能坚持到比斗的最后一刻。

虽然这两项术法,各有门槛条件,不是每一位苦爻宗的修士都能修炼。

但确实也是让苦爻宗在修仙界占据前列,能有一席之地的立宗之本。

这两项法术的传承,便是北甄的祖先交由苦爻宗的开山祖师的。

所以,对于这位对苦爻宗有重大贡献的大能的后人。

北甄在一被接到苦爻宗,就享有颇为特殊的待遇。

就像曲宜尊者所说。

“没有北甄的祖先,哪有现在的苦爻宗。”

苦爻宗内众人,虽有部分人嫉妒北甄资源好,但确实因为北甄的身份,也没法多有异议。

只是后来,发生了那样轰动整个修仙界的大事。

像是落井下石般,众人仿佛找到了一口宣泄口,可以借着这个由头,去发泄对北甄积压的不满。

若不是北甄其后常年不出半步峰,指不定要多受多少委屈。

但也是因为她常年不出半步峰,才会这般天真的以为,只要她为宗门弟子多做些什么,旁人就会改变一些对她的看法。

曲宜尊者继续:“北甄的祖先于我们苦爻宗有大恩,而今,你等竟然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原因,就怀疑她同魔修联系,有所勾结,且不说旁的,北甄自小在苦爻宗长大,你们不是同她一起,就是看着她长大的,几百年的时光相处,抵不上一个小小的流言?”

其实北甄这个事,本来就是信就轻易化解,不信就闹成现在这样。

衡姜等人且不说信不信北甄,想给北甄找麻烦添堵,是定然的。

但现在,渡劫期大能开口,又是理上压理,相当于以自身为北甄做了保,在场倒是无人敢有异议,只是这种镇压,只能压住明面上的。

可越是被渡劫期大能偏袒,厌恶北甄的人便会越发厌恶。

一个元婴期的废物,就仗着祖上那点庇荫,享有了苦爻宗几百年的好资源。

他们不甘,不服,不平。

但眼下都只能压着,垂下去的眸子暗流涌动。

这一切,北甄能看在眼底。

心里已然起了变化的她,今日忽然开始觉得有些不适了。

她知道苦爻宗几位渡劫期大能都对她很好,以前她听话也乖巧,并且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宗内弟子对她的不平竟有这般大。

可她这些年逐渐感受到了。

所以,这样的处理方式,真的是对的吗?

北甄看着眼前的风云变幻,眼底出现了些许迷茫。

她下意识摸了摸储物袋,里面有她的缘石。

有些事情,或许不应该模棱两可地去处理。

她应该解释清楚,才能洗掉旁人对她的无端指责吧。

至于旁人如何看待她使用缘石一事……

北甄微微握紧了拳头,眼眸缓缓闪过一丝坚定。

她,问心无愧。

“其实,我可以解释。”北甄声音不大,但在场众人都能听见。

一时,众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在她身上。

北甄微微深吸一口气,准备从储物袋里掏出缘石,从头复述一遍当日发生的事。

但就在这时……

一道红光带着冲天缠绕的黑雾,“嗖”一下射入议事大殿。

众人齐齐变色,这回还包括了先前面目森严的曲宜尊者,他们眼神同时一凛,将目光锁定在了议事大殿内的红光刀刃上。

法术刀刃。

缠魔刀刃。

魔界能有这般本事,在渡劫期大能底下如此嚣张的人,人选没有意外。

曲宜尊者,眼微眯。

魔尊,楼不灭。

与此同时,缠魔刀刃上,一道懒洋洋的冷声响起。

“如何同魔修联系,便成了勾结?”

“这话,本座不爱听。”

没有起伏的音调,却带出了森冷的寒意,仿若恶鬼掐喉,在场众人不自觉倒吸一口凉气。

※※※※※※※※※※※※※※※※※※※※

今日小灭灭高帅~

感谢在2021-03-3003:16:45~2021-03-3023:51: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主沉浮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重元异闻录 推理悬河 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 我真不是洪荒大妖 九门神尊 港岛求生日记 重生之后多财多艺 良田喜事:当家童养媳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赛尔号战神联盟之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