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1 / 1)

北甄下意识想解释什么。

但已然进入秘境的北甄,却连不回去衡姜的神识传音。

只得望天无语。

不过,北甄想了想,即使她现在说宫黎同她算陌生人,估计也没人相信。

虽然,北甄自我逐渐释怀,但她确实也想不通,宫黎突然疏远她的原因。

而上一回,宁柔去寻宫黎,如果真能问出个原因,宁柔想来会告诉她的。

可那天,宁柔却只回给了北甄一句“宫黎变了”。

北甄其实不爱想太过复杂的事,既然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做好自己,过好当下。

不管怎么样,她无愧于心,更无愧于宫黎。

该不坦然,该不舒服的,是宫黎,不是她。

***

眼下,北甄坐在一块瀑布后山洞里的一块大石头上。

双手托腮,小脸正经认真,思考着当前最为严峻的问题。

宫黎来找她的时候,把情况跟她说的很明白。

说到最后,宫黎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

“你若是不……”

“真的可以去吗?”北甄两眼放着光。

宫黎噎了噎,止住了后面的话,微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

而北甄则像打开了话匣子。

“那真的太好了,我终于可以为大家做点事情了。”

“说不定,我这次表现好,大家会对我稍微改观一点点。”

北甄右手微抬,食指摁在拇指上,然后抬起了一丢丢,大概有一粒米的距离。

北甄盯着右手拇指和食指中间那一粒米的空隙,高兴地扬起嘴角。

“就这么一点点就好了。”

当时的宫黎盯着北甄看了一会,未置可否。

其实,北甄高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她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有踏出过“半步峰”了。

年头太久,她自己都有些记不住了。

究其原因,还是跟当年那件事有关。

北甄托腮的手一顿,难得皱了皱眉,眼底划过些许烦躁抑郁。

但她很快拍了拍自己的脸,晃了晃小脑袋。

“想正事,想正事!”

所谓正事。

便是关于如何成为一个有用且厉害的反派。

北甄板着一张清丽绝伦的脸,陷入沉思。

但想了一会,北甄便将头埋进了自己的膝盖之中。

几息后,她略微无奈的声音夹杂一点奶奶的鼻音传出。

“果然,菜就是原罪。”

事实上,所有人都不看好北甄。

衡姜拖北甄进来,不过是想让被藏了那么久,使得她一身火气无法发泄的北甄好好吃上一顿苦头。

毕竟,北甄虽然是一个元婴期修士,但从未与人真正对战过,实战经验几乎为零,再加上修炼天赋奇差,攻击性法术学得七零八落。

在这个秘境当中,她的修为被强制压成筑基期巅峰,就北甄那点法术底子,恐怕真是有些上不得台面。

同为这次“内门试炼”对擂组的其他九位元婴期修士,没一个看得上北甄。

即便不是想看她笑话的,也没有想伸手援助的。

但相对地,北甄在“对擂组”里,有多被嫌弃,在这群彩玉“内门试炼”的弟子中,就有多受“欢迎”。

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香饽饽”。

谁都知道,十个元婴期修士中,北甄师叔是最好突破的。

参加“内门试炼”大半弟子,目标都十分明确,一进秘境,就是寻找北甄所在的位置。

北甄倒是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受欢迎”。

她眼下正烦恼,自己压根就没什么战斗法术,根本就称不上是一个合格的反派。

一会该怎么好好历练这群筑基期弟子,才能更好地激发他们的潜能,为宗门作贡献呢?

恐怕全宗从上到下,只有北甄自己是认认真真地把自己当成了一个需要发挥作用的重要反派。

现在有心无力的她,甚至还显露出了些许沮丧。

而就在这时,北甄的眼前忽有金纹漂浮。

***

【祖:嗤,你有担心害怕的东西吗?】

没头没尾的一句,若不是对方是“祖道友”,北甄定然会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现在北甄也没心思想这个。

看到金纹飘出的时候,北甄吓了一跳。

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没关缘石,但幸而北甄最近担心宫黎随时突然出现,监督她修炼,所以把缘石设置成了只有自己可见的隐私显示。

陷入困境的北甄回道。

【担心害怕的东西不知道,担心害怕的事眼下倒是有一件。】

【祖道友,我现在在参加历练,不是那么方便说话,要不等我完事了再说?】

【祖:……哦?】

【祖:历练?】

【祖:担心害怕的事,是跟历练有关吗?】

【北甄:……大概,是吧。】

内门试炼这样的事,各派有各派的规矩隐私,一般是不方便同外人透露的。

北甄记得这一要点,准备打个哈哈过去。

而且,她也不觉得自己当了一个不合格的反派的事是值得到处炫耀去说的事。

但“祖道友”这回像是突然来了兴趣。

【祖:说来听听。】

【祖:兴许本…我心情好,还能给你出出主意。】

虽然祖道友今日语气有些怪怪的,但对方想帮北甄的意思,北甄也能感受得到,她不是一个擅长拒绝别人善意的人,而且这几日的相处,北甄能感觉到“祖道友”是一个沉着冷静可靠的人,也许,祖道友真能替她解决问题。

可,她当反派的事又不能说。

北甄眼珠微转了转。

一刻钟后,她眼眸微亮。

有了!

【北甄:祖道友,今日我参与了一场筑基期的秘境试炼,现我眼前有一瀑布,我怀疑里面有秘宝,想去一探究竟,可这里风平浪静的,不知是否有诈,所以我有些犹豫,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北甄:不若我把此地拍与给你瞧瞧,祖道友能否替我看看怎么才能让这里看起来危…不是,就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危险之物?】

北甄刚刚想到,如果自己的实力不够硬,是否可以利用一下秘境的外部环境。

听闻此秘境仿的是魔界地界,好似还有魔物残存,只是北甄不认识罢了。

过了会。

【祖:可以。】

见祖道友答应,北甄很快利用新开通的缘石影音传送功能,故意跑到了瀑布外面,走着历练弟子必经的路子,沿着瀑布拍了一个影音,然后给“祖道友”传了过去。

很快,祖道友有了回复。

【祖:此地并无危险,不过瀑布里有数条金锦鲤,倒是值不少灵石,即使听欢道友未能在瀑布里面寻得宝贝,也可将金锦鲤带回去。】

【祖:这金锦鲤喜食灵石,越纯粹的灵石越好,听欢道友,可用一块灵石为诱饵,再用水网术将其一网打尽。】

只关心怎么当一个危险的反派的北甄听祖道友说外部一点都不危险,脸上的沮丧更甚,看来她想借地势来强化自己的反派属性这种歪念头,是不可行的。

北甄也不是真正的筑基期修士,金锦鲤的价值,她当然看不上眼,但瞧见祖道友如此认真地替她分忧,她也不好在这个节骨眼说出真相了。

当她正想回一句“谢谢”,对方又传来了一条信息。

【祖:若你不介意,我寻这金锦鲤也有些时日,届时可否卖我一条?】

本来对金锦鲤没什么兴趣的北甄见祖道友需要,很是痛快地一口应了下来。

也罢,一个合格的反派她不行,但一个合格的朋友,她还是可以的。

而北甄却不知……

魔界。

楼不灭看着眼前金纹漂浮的字眼,赤瞳渐渐眯了起来,些微残忍缓缓闪过。

※※※※※※※※※※※※※※※※※※※※

小灭灭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今天有一些新来的小伙伴~所以这章发点红包吧~20个~~

最新小说: 就算是异世界有虎式也没问题吧 幽鬼翻盘靠谱么 劫界强者 半道成神 重元异闻录 推理悬河 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 我真不是洪荒大妖 九门神尊 港岛求生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