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1 / 1)

但所有这一切,北甄都无所察觉。

到了第三日。

许是因为昨日的事,她脸色明显有些不好看,本来是想好好休息自闭一天。

但想着昨日有跟“祖道友”留言,相约今日辰时。

北甄是个守信之人,于是她准时准点的上线了。

这一回,对方是在的。

北甄打起了些许精神,也不想让自己糟糕的情绪影响到别人。

【北甄:祖道友!我来了!早安!】

修仙人修仙魂!

打起精神,从充满活力的早安开始。

可这一回,对方又是有些奇怪。

北甄等了一会,微微有些皱眉。

“祖道友”没有像昨日那般不在线,但也不像前日那般消息转瞬即回。

而是在线,却良久没个动静。

等待着的北甄手捧着缘石,闲来无事便开始沉入神识,研究起缘石的其他功能。

很快她眼前就出现了一道灵力绘制而成的面板。

最左边是写着匹配两个字,边上还画了一圈小鱼,活临活现地围绕着“匹配”二字摇摆,想来是能再次匹配。

北甄知道缘石这个法器的定位,本质还是脱单法器,寻找同你最有灵魂羁绊共鸣的人。

虽然她没有这样的想法,她只是想单纯的交一个朋友,想在走之前,也能过一些有趣快乐不一样的生活。

但既然她和“祖道友”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相识,且朋友贵精不贵多,还是专专心心地只和“祖道友”交朋友为好。

在态度方面,北甄一如既往地端正。

不过,看着匹配边上那一圈鱼,她不由想到第一次进入缘石的那篇羁绊匹配海。

大海汪洋。

鱼群无数。

如果匹配了很多次,有很多条鱼,那应该叫…海王吧。

只是思索着,北甄忽然想到什么,她眉心轻轻下沉,稍微好些的心情又差了。

……

北甄抿抿唇,快速地将视线移走,转而看到右侧有“功能”两个字。

一点开,密密麻麻一大串,差点把北甄变成了年轮眼。

但仔细看下来,还颇有一些有意思的功能。

譬如:

能查看最近看过自己资料的访客。

能匿名在缘石世界发布消息。

能给合心意的道友送礼物,这里又细分的缘石虚构礼物和现实礼物……

……

北甄眼睛随着功能条往下看着,正巧有一条功能进入她眼底。

北甄一拍脑门,嘴角乐开了花。

这不正是瞌睡遇上枕头嘛。

她赶紧点了“使用”的选项,可……

【欲开通使用此功能,请支付五个下品灵石。】

北甄眨巴眨巴眼,不由感叹因果楼生财有道啊。

难怪当年那般大肆推广缘石。

财大气粗的北甄痛快地支付了五个下品灵石。

果断开通功能后,便切回了她和“祖道友”的聊天界面。

缘石在这方面还是十分人性化的,既可以选择一次性的金纹浮动,也可以像对话般,有来有往地记录两人的聊天内容。

北甄同“祖道友”熟悉后,便选择了第二种。

北甄眼下盯着对话框,静静等待功能的生效。

不过,她以为还会等好一会呢。

却没想到一切到对话框,立马看到对方名字下面显示——

【对方正在写字中】

这就是北甄开通的新功能,能看到对方的聊天状态。

北甄笑容加深,看来“祖道友”眼下是有空搭理她了。

……

这是…半个时辰前,北甄的念头。

而现在的她,眼皮有一下没一下地眨着,明显有些犯困了。

因为,“对方正在写字中”这个聊天状态,祖道友整整保持了半个时辰。

这不免让北甄怀疑,祖道友是打算把他祖宗十八代都交代个遍吗?

这…好像有些过于真诚了!

北甄有些局促,她…她她她是个孤儿啊,连祖宗一代都交代不出来。

就在北甄思考如果对方真交代了祖宗十八代,她去哪里能找补回来时。

酝酿了半个时辰的祖道友终于发来了今日的第一条消息。

【祖:发消息会扣灵石吗?】

北甄:???

并不是想象中的长篇大论,而且还只是一句话,还是一句北甄不太看得懂的话。

她眼下有些懵。

但这个问题似乎对对方很关键。

【祖:请问…会扣灵石吗?】

北甄下意识回答:【不会。】

然后有些纳闷的补充了一句。

【祖道友,昨日莫不是有被坑灵石吗?】

前日的祖道友还是正常状态,昨日是因为缘石出了问题,祖道友去修……

想到这,北甄忽而双眼睁大,难不成祖道友还真遇到黑心修缘石的商人了吗?

身隔万里外的因果楼楼主忽然感觉鼻尖有些发痒。

遥远的西府十三地。

西府是散修云集之地,可偏生在此有一宗门遗世而独立。

修.真.界当下大小宗门虽多,但彼此之间也是同气连枝,且都以第一仙门“须弥门”马首是瞻。

但西府这一宗门却极其另类,几乎不同其他宗门交际,修仙大会也已多年不参加,更别说还以“须弥门”马首是瞻。

他们可能连“须弥门”现任掌门是谁都不知道。

但就是这样任性孤僻的一个门派,放眼修.真.界,却无人敢小觑。

万朝剑宗。

门下弟子虽不多,却几乎个个精英。

而且剑修又是同阶最强,说是一个打十个也不为过。

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同阶的战力天花板。

其中又以修行无情道的剑修最为厉害,若是再配上天生剑骨,同阶之下,就连拥有混沌灵根的道子景朝,也只有五成胜算。

而眼下,万朝剑宗正好有这么一个符合了如此艰难条件的“宝贝疙瘩”。

司郁。

司郁其人,在修.真.界的整体名头虽不如景朝响亮,也没出现在“雅人榜”上过,但那是因为万朝剑宗的人极少出现在修仙大会,而且因为过于低调,主动去让负责排榜的八卦小报,将万朝剑宗的弟子除名在外。

按照万朝剑宗掌门的话说,他们门下剑修,飞升之前只用做好一件事,那就是,练剑。

其他花里胡哨的东西,会影响练剑的东西,统统能舍就舍,能扔就扔。

不过,司郁在比斗场确实极其出名的。

剑修的成长,是靠战斗累计的。

尤其前些年正魔大战,正好发生在西府。

万朝剑宗的剑修弟子们一看有架打,个个两眼冒光。

首当其冲的就是司郁。

当年他一袭黑衣雪剑,婉若游龙般游走在一众魔修之中,出鞘必见血,见血定封喉。

后来,若不是其他主和派的宗门,不想要伤亡这么大,司郁还有更为惊才绝艳的发挥。

可即便这样,司郁“剑道魁首”“西府战神”的称号,还是坐实的十分彻底。

不过剑修的日常皆是十分枯燥,除了练剑就是练剑。

鲜少有看他们做别的事的时候。

可现在却有个稀奇,还是个稀奇中的稀奇。

万朝剑宗,不忘峰。

外人眼中的“剑道魁首”“西府战神”练剑狂人司郁,此刻却没有练剑,而是对着空气指手画脚着,顺便好像还在说些什么。

若是当下有人能凑过去听,定然会听得一头雾水。

因为司郁说的话是——

“她怎么知道昨日我把我宗的特产卖便宜了?”

“为此还被师父说叨了几句。”

“莫不是,她知道了我的身份?”

“我们当真要如此吗?”

“其实,我觉得我现在还挺好的。”

单听司郁的话,当然不解他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脸是“剑道魁首”的脸,他们还以为遇到了一个假司郁。

但……

“住嘴!”

冷肃古板老气横七的声音从司郁的神识中传来。

只得司郁一个人听见。

那道声音继续。

“你当无情道是个什么好东西,修士说白了还是人,人本就应该有七情六欲,此乃顺应天理之事,你且看你现在修炼无情道能成为同阶至尊,可你却不知飞升雷劫之苦,届时再让你历练一遍七情六欲的幻象雷劫,你这只知道练剑的笨蛋,哪里能招架的住,定会像我当初…咳咳…害不提了,往事不堪回首,总而言之,既然此女在此时机出现,又是缘于那个东西,她身上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好好结交,逐渐试探,然后解决你的问题,便是你眼下最需要去做的。”

司郁其人,端看外表,宛如高岭之花,冷漠如雪峰顶的沉沉千年积雪。

再加上本就是修无情道,对外基本只有一个表情。

他比斗场的手下败将,在背后里给他起了一个“司面瘫”的外号。

但实际上……

司郁皱皱眉,冷漠的眼神,细看却好似有些呆呆的,过了会,他乖乖应道:“司郁明白,尊者。”

尊者便是司郁脑海里的那道声音。

但司郁不是一开始就能听到的,而是他潜修了无情道后,在师门试炼地领悟剑意之时偶然所得。

原来,这位尊者曾经也是万朝剑宗的一位弟子,跟司郁一样,修的是无情道。

然,大道是真无情,飞升雷劫之时,直接给他轰成了渣渣,肉身陨灭,残存的灵魂碎片躲进了曾经的佩剑里,虽然佩剑也七零八碎。

而后,这位大能的佩剑碎片,福泽后世弟子,融为新剑。

恰好司郁的佩剑里面就有这位大能的佩剑碎片,所以在领悟剑意之时,同为无情道的剑意将他唤醒。

此后便入住于司郁的神识之中,为其指点无情道的修行要诀。

而在指导间,两人也都发现了司郁所修无情道的诡异。

修行无情道的修士,会随着修为的提升,慢慢散掉七情六欲,一开始是变得有些迟钝,其后会慢慢变得冷漠,直至完全心无波澜,再无人能牵引情绪。

司郁脑海里那位尊者在飞升雷劫之前便是如此,后来被飞升雷劫打散后,无情道尽毁,七情六欲也便回了来。

可司郁修行的无情道,怪就怪在,他的修为提升,包括道心剑法皆是无情道的正统路子,如此这般按理来说,司郁应该七情六欲会慢慢减淡。

但尊者自从入住司郁神识,自然能察觉他的七情六欲,是一点都没有减淡的迹象,平稳如正常人。

这…可就是真的怪哉。

于是,尊者开始同司郁细细复盘根源,发现了一个关键性的东西。

司郁的无情道并不是在师门中学的。

事实上,修行无情道本就讲究缘分,并不是人人可学。

但万朝剑宗却也有领悟无情道的地方。

可司郁不是,他是一次在西府一神秘试炼地之时,偶然领悟而得。

媒介是一柄残破的上古断剑。

尊者有仔细看过,剑十分普通,似乎并不是高手所有,但距司郁描述,其上却有精纯无比的无情道剑意。

司郁便是领悟其剑意入了门,尊者便让司郁将其剑取出,仔细好生端详了一番。

然后便发现此剑蕴含的无情道剑意里有能“规避情感消失”的禁制。

尊者当下大骇。

他修行无情道多年,甚至已历飞升雷劫,自然知道,从古至今,没有哪个无情道剑修能研究出这种禁制。

尊者当下眼热,想仔细研究此类禁制的形成,但尊者灵识稍稍侵入,就被瞬间弹出,且刺痛不已,明显是禁制自我保护的警告。

这也就越发让尊者好奇,要知他虽然肉身被毁,灵识可是渡劫期大能的灵识,解不开禁制或许有之,但这连进都进不去可谓是几乎没有。

之后,尊者又试图尝试过一些别的方法,但都没办法接近禁制。

若是这般也便罢了,虽然无法接近研究,但它能让司郁修行无情道的同时,还能保持七情六欲,那无情道的弊端也就不存在了。

可随着司郁修为的提升,禁制却有了松动的迹象。

直至如今,司郁已然元婴大圆满,当他跨入化神之时,禁制将会彻底破除。

尊者心上悬着一把刀。

不仅因为无情道飞升雷劫的猛烈和凶残,更因为司郁依靠禁制压制住无情道的侵蚀多年,一旦松开禁制,会有怎样的反扑,谁也想不到。

尊者不敢去赌,一直在为司郁筹谋修补禁制的方法。

当然他不能出声,也不能离开司郁的身体,所以表面上来看,就是近些年司郁对上古禁制起了浓浓的兴趣。

为此,司郁还受了自家师父多次白眼和教诲,希望他能把精力放在正途上。

可即便两人如此努力,也没能研究出个什么方法,直至今日。

隐于司郁佩剑内里的那柄残破的断剑忽然有了反应。

北甄便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出现在断剑里。

金纹字符从断剑里飘出的那一瞬。

司郁和尊者都惊怔当场。

司郁没用过缘石,但也大概知道这个东西是个什么样子的。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柄断剑会有缘石的属性和功能。

甚至,他已然有了一个合理的身份。

【祖道友】

但他脑海里尊者的声音,却让他好好接近这位名叫“听欢”的修士。

她是从断剑中来,兴许她的身上有继续稳固禁制的线索。

其后,尊者便让司郁同北甄好生聊聊。

奈何,司郁约莫几百年没同女修说过话了,斟酌良久的第一句,充分发挥了一个剑修最大的特点。

【厉害但穷】

气得尊者恨不得夺舍身体,自己上。

但司郁却恍然不觉,在听到对方说发消息不扣灵石后,他的紧绷感骤降。

只不过,司郁没怎么同女孩子说过话。

但好在,北甄是一个小话痨。

【北甄:祖道友,你不要难过,灵石乃身外之物,赚赚总会有的。】

司郁想了想,昨日被坑之后,回去被掌门痛骂一顿的时候,是有些难过的,难过到好想找人说道说道。

所以,他回了一句。

【嗯。】

【北甄:今日祖道友似乎比辰时还要更早一些,是因为在练功吗?】

司郁不知道对方要特意说一个辰时,但剑修对修炼的话题最感兴趣了,他很满意对方提了一个他感兴趣的话题,所以。他很有礼貌的回了一句。

【嗯。】

【北甄:祖道友,过些时日好像就是修仙大会了,听闻每次修仙大会都极为热闹,你以前也有参加过吗?】

虽然万朝剑宗不爱参与这种聚会,但司郁早年间好斗,曾伪装成小门派的人参加过一回,这说起来还是个精彩纷呈的故事呢。

可他的回答还是。

【嗯。】

司郁脑海里的“尊者”只感觉自己还没被悬在心上的尖刀刺死,先被司郁这样闷葫芦式的聊天给气死。

果然。

【北甄:……】

【北甄:祖道友今日好像不是很想聊天的样子?】

司郁刚想下意识回个“嗯”,但转瞬又觉得不对。

这样…好像会把天给聊死。

在司郁神识里憋了半天的尊者感知他这个想法,立马开启了大嗓门。

“你才意识到啊!!!”

“你你你你你要气死老夫,得,老夫毕竟也是听过一些人间话本的,我说一句,你写一句。”

司郁垂下眼,在外人眼里冷漠异常的凤眼,仔细看略微有些呆,像是有些无所适从。

他刚想答应,万朝剑宗中心顶,忽然有三道剑光射.出,遍布整个宗门。

方才还有些呆的司郁瞬间起身,眉心下沉,眼里的微呆退却的干干净净,周身像是裹了风雪,沉静,冷肃,提剑直奔中心顶。

而北甄……

此刻脸上有些讪讪且摸不着头脑的小迷糊。

祖道友的情绪好像还有些多变呢?

……

※※※※※※※※※※※※※※※※※※※※

第三个小哥哥上线~

最新小说: 就算是异世界有虎式也没问题吧 幽鬼翻盘靠谱么 劫界强者 半道成神 重元异闻录 推理悬河 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 我真不是洪荒大妖 九门神尊 港岛求生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