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1 / 1)

确定是我方阵营选手,北甄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了很多。

连对话都没一开始那般拘谨了。

两人友好地有来有往的对话着。

对方温柔有礼的态度,让北甄觉得自己难得幸运附体。

第一次匹配,就碰到了一个这么友善的道友。

不过,北甄却没有第一时间告知对方自己的真实身份。

虽然她单纯,虽然她有想把对方当朋友。

但眼下这种不知双方姓甚名谁,现实身份,仅靠灵魂羁绊让两人相遇,相知。

北甄觉得是一种十分奇妙的体验。

绝对不是因为北甄一高兴一冲动想要告诉对方真实身份时,直接被缘石系统检测屏蔽,并回以友好提示。

【温馨提示,尊敬的修仙者,您与对方的匹配时长未超过十二个时辰,建议不要过早暴露个人信息,小心人财两空。】

【缘石世界,修士繁杂,请谨慎辨别哦。】

北甄看着眼前飘出的红色温馨提示字符。

有些心虚地望了望天。

嗯,她绝对不是。

但总归是要有个称呼的。

【北甄:道友,还未曾请教该如何称呼你?】

对方是一个很好的聊天对象,眼下似乎也是对方不太繁忙之时,先前北甄发过去的每条消息,对方几乎都是转瞬即回,以至于北甄也正襟危坐地捧着缘石,专专心心的聊天,不然总感觉自己态度没有对方端正,对对方不公平。

北甄虽然鲜少有同外人接触,但她的铁瓷闺蜜宁柔却觉得北甄天生就是个宝贝。

她善良,温柔,真诚。

旁人对她一分好,她定然会还以十分。

虽然宁柔总是说她这样会像个傻憨憨,可任谁被人真诚以待,都会有所动容。

转瞬即回的聊天方式似乎让两人都感受到了愉快,所以,当北甄这条消息发过去,却没有很快得到回复后,她第一反应不是对方犹豫迟钝,而是猜测对方有事或者缘石卡顿。

北甄常年不出苦爻宗,宁柔怕她闷,总会去讲一些外界有意思的事同北甄听。

缘石第一次出现卡顿的时候,约莫也就是延长了半刻钟,可就这半刻钟,造就了多少匹配道友之间的误会。

有以为对方有了新人的,有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有以为对方是不是诈骗跑路的……

由于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各路奇葩误会尽出,修.真.界有名的八卦小报“风月”还专门整理了一期【缘石卡顿后的那些信任危机……】专题。

笑点奇低的北甄被逗笑到毫无形象。

所以,她对缘石会卡顿这件事印象极其深刻。

还真就是过了半刻钟的时间,对方有了回复。

【景朝:缘石是可以查到对方信息的,不若你瞧瞧。】

景朝说的意思是查到缘石上写的虚构的信息。

北甄听完反应了过来,对方看来是想先用缘石上的身份称呼交流。

两人刚认识,对方有所保留,她能理解。

北甄没想很多,快速沉入神识到缘石,查看起对方的资料。

缘石上的资料框很长一页,能写的很多。

除了姓名外,还能写修为,灵根,门派,有无辅修法技,兴趣爱好等等等等。

一般而言修为越高,灵根越纯粹,门派势力越大的修士,越受欢迎。

但修士们大多低调,所以要么就不填,要么就会启用一个匿名隐蔽状态,就是填了但暂时不给对方看。

听闻早先有位元婴初期修士,就怕对方是看上他的条件,启用了匿名隐蔽状态,装成了小萌新,然后认识了一个同样是小萌新的女修,元婴初期的男修陷入爱河之后,还有些担心自己的欺骗,会吓到对方,一直忐忑紧张。

直至两人掉马……

女修是元婴后期修士。

元婴初期的男修:……

这件事过于经典,以至于后来还被要了授权改成小说,传播于整个修.真.界。

同时匿名隐蔽状态这个功能也被大肆推展开来。

不过,北甄看对方倒是没有开匿名隐蔽,只不过除了姓名那一栏,其他都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写。

“祖…道友?”北甄试探性地发出了一个消息。

对方资料栏里除了姓名那填了一个“祖”字再无其他。

如果是姓的话,倒是不太常见的姓。

这一回,那边还是迟疑了半刻钟。

“……嗯。”

“那我又该如何称呼道友呢?”

“有来有往,就缘石上面的称呼就好了。”

自己能看对方的,对方也能看自己的,北甄没有多想,琢磨大家都先用虚构身份交流了解一下也不错的。

但这回有些奇怪,对方像是迟疑。

【景朝:……应该是个好听的名字。】

【北甄:嗯,“听欢”这个名字不止好听,还十分有意义。】

她是因为南欢才改变了想法,所以是听从了南欢的话,也便取名“听欢”。

【景朝:……啊,听欢,好,听欢道友。】

解锁达成了双方称呼成就,北甄同对方挥手道别,准备日常修炼,还相约了明日再上线的时间,然后开开心心地下线了。

但北甄却不知,对面的景朝,并没有当即下线,而是对着两人的聊天记录,仔仔细细地从头翻看到了尾。

如此动作,重复了三遍。

温和的眉眼此刻有一些轻皱,看着自己光洁的手腕露出了些许复杂和审视。

过了会,手腕忽然继续飘出金纹构图,先是自己的资料。

上面确实是在名字栏上多了一个“祖”字,可北甄不知,在她说出“祖道友”三个字之前,景朝的资料里,是什么都没有的,他根本连自己的缘石身份都不知道。

很奇怪的是,明明是景朝在用缘石,但又好像缘石不是他的,他像是冒名顶替了别人的身份的感觉。

也就是说,景朝根本不知道自己缘石上填的资料是“祖道友”。

可景朝自己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奇怪,他很快又打开了北甄的资料。

同样的诡异,又是发生,空荡荡的资料,什么都没有,连名字那一栏…都是空的。

换言之,如果对方不说,景朝也不会知道对方名叫“听欢”。

过了会,景朝掐诀成笔,在对方名字那一栏上笔走龙蛇写下了两个字。

【听欢】

金纹闪现,“听欢”这个名字永远地停在了对方的资料框里。

***

第二日,辰时。

北甄早早起来为自己下了一锅玉米虾仁馄饨。

玉米是蓬莱岛散仙所种的珍晶玉米,百年不过十几株,虾仁则是东海恶龙试炼之地才有产的翡翠虾所制作而成。

不论哪一个,在外界都是重金难求的宝贝,但在北甄这里却有很多,而且还只是被她拿来当做普通食材而制。

在给一个个煮的圆润饱满,晶莹剔透的馄饨上,淋上了一道灵魂滚烫的辣油后,北甄咽了咽口水,咕噜噜就干完了一碗。

虽修士大多已然辟谷,可北甄的经历不同于寻常人,她寿数不长了,所以眼下更多的是去做一些让自己感受到快乐的事。

没谁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还能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

北甄也是。

只不过她要比那些愁眉苦脸的人情绪好上很多,也就约莫不开心了一两息,就快快乐乐地继续沉浸在美食带来的幸福感之中。

吃饱喝足后,北甄便打开了缘石,等待同新认识的“祖道友”连线。

两人昨日便是约定的“辰时”碰面。

哪知北甄等了又等,等了又等,从太阳东升等到了太阳西落,她都没能再等到“祖道友”上线。

北甄眼睛盯着缘石,快盯出了斗鸡眼。

下一瞬,她快速阖眼,用手一边揉着眼皮一边郁闷念叨。

“果然人老了,都开始两眼昏花了。”

北甄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失约,毕竟昨日“祖道友”态度温和端正,不像是会失约的人。

但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北甄琢磨给“祖道友”留个言。

【北甄:祖道友,今日你可是有事?那我们明日辰时再见,可好?】

北甄留完言,就准备下线。

但谁料她的缘石转瞬亮起,金纹浮现。

北甄眼前一亮,可转瞬就……

唔。

化成了一个难以言喻的表情。

因为,对方发过来的是——

【%&¥%#*&%¥#@&*&……】

这…这是什么意思呀?!

她已经老到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了吗?!

※※※※※※※※※※※※※※※※※※※※

一更。今天还有更新,但应该九点出不来,知知会努力加快速度的!

猜猜为什么是一堆叽里咕噜的符号呢~嘿嘿

感谢在2021-03-1322:28:46~2021-03-1519:41: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崖39瓶;Locked4瓶;清平乐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幽鬼翻盘靠谱么 劫界强者 半道成神 重元异闻录 推理悬河 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 我真不是洪荒大妖 九门神尊 港岛求生日记 重生之后多财多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