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1 / 1)

北甄拿着缘石的手很明显地抖了一下。

她像是过了电,条件反射般地把缘石扔在了石桌上。

自己则起身,身体下意识想往后退。

一旁的翠花警觉,似有所感,身体快过思考,当然它也不会有什么思考,只是依照本能,“扑通”一下跳到了北甄的怀里,习惯性地将圆乎乎的胖脑袋递在了北甄手边。

大大的圆眼睛还是呆滞,但皱巴巴在一起的神情是本能的关心。

感受到掌心的绒毛,北甄停下了往后退的动作,情绪得到了稍稍的缓解。

这是她近些年养成的习惯,每当她心绪受到冲击时,抚摸翠花能让她平静些。

“咕~”翠花发出声响,似乎是在告诉北甄,还有它陪着她。

北甄这才微微定心,看着缘石上浮现的金纹字眼,露出了些许复杂神色。

出于某些原因,北甄近几十年说过话的人,除了宁柔就是宫黎。

如果按异性来论,那就只剩下宫黎。

可她在这世间唯一的异性朋友,宫黎,现在也与她疏远了。

北甄贝齿轻咬了下唇,陷入沉默,好看的勾魂眼有些不知所措的发怔。

这一发怔,又过了大半个时辰。

直至——

“咕咕~”翠花在她怀里再次发出了声响。

北甄垂眸,正巧对上翠花呆呆的讨好眼神,以及它攒在小肉爪里的遮羞布。

翠花把遮羞布翻了个面,露出里面的布料,一个贞静的“欢”出现在北甄眼前。

本是愣怔的北甄轻轻颤了颤眼。

好一会。

她才道:“翠翠也很想念南欢姐姐吧。”

翠花重重地点点头,顺便扯着自己的遮羞布摇了摇,表示自己很喜欢。

虽然它已经很久很久没见到南欢姐姐了,但它还是很喜欢很喜欢很想念很想念这个会给它做好看遮羞布的恬静小仙女。

翠花会有这个动作,当然也不只是告诉北甄自己对南欢的想念和喜欢。

而是它不太聪明的脑袋里记得先前自家主人也对缘石皱了眉头,犯了难,原本是不打算用它的,可当她扫过南欢姐姐给她做的手镯时,眉目却得到了舒展。

然后她便握着那块黑黑的圆石头,像是改变了什么主意。

翠花虽然想不明白事情,但它直觉自家主人看到南欢姐姐做的东西就会开心了吧。

翠翠的想法,北甄一眼就看得明白。

只是,她看见南欢的东西,并不是开心。

毕竟,南欢已经不在了。

北甄有两个铁瓷姐妹,一个是宁柔,一个便是南欢。

但南欢却因为一次禁地试炼受了重伤,等到北甄赶到的时候,只能赶上见南欢最后一面。

南欢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即便是在修仙世家,也因为族规森严,被世俗规条约束着。

北甄能感觉到她不快乐,即使修为一天天增长,实力一天天攀登,她也不快乐,可后来有一段时日,北甄去找南欢,她脸上却多了很多笑容。

她告诉北甄,她恋爱了。

但对方是谁,南欢没说,只说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勇敢的选择。

虽不明对方身份,但北甄能感觉到自己姐妹沉浸在恋爱的甜蜜。

不同于宁柔从小被惯宠长大,南欢却有些像提线木偶,一直听从家族的安排,从不反抗,从小乖巧恬静温柔的性格,让她习惯了逆来顺受,可就有些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花瓶美人。

也只有跟宁柔和北甄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显露出些许真实的自己。

而眼下,却又多了一个人。

见着自家姐妹脸上的笑容越发多了些,北甄无疑是开心的。

北甄还记得这次历练之前,笑容越来越多的南欢同她和宁柔害羞提及。

“等这次回来,我把他介绍给你们认识吧。”

可没想到再见之时,南欢已然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每每回忆至此,北甄都会眼眶泛红。

那般美丽的人儿,就那么破败般落于榻间,仿佛被剪成七零八落的华丽衣裳,再怎么拼凑也拼凑不成原来的模样。

而她看到北甄,却还艰难地扯出了一个笑容。

好似希望好友能记住她最好看的样子。

北甄握着她的手,眼泪止不住的流,南欢却费力抚上了北甄的面容,全然没力气的手,却还坚持给北甄拭泪。

南欢颤抖的手,颤在了北甄的心上。

包括最后的临终遗言,也是对北甄的劝诫和开导。

当时,俨然没多少气息的南欢断断续续道。

“甄甄…别哭,修仙一途,本就是在走火山汤海,与天争岁月,各人自有命数,我这一生,你也看在眼里,不算好过,也不算太难过,幸而还能遇上你们和…他,本想着这一次归来,能让我所爱之人相识,但如今看来…罢了。”

话音至此,南欢眼角微有泪垂下,可她眨一眨就没了,唇边从头到尾都保持着上翘的弧度。

南欢继续道。

“幸而宁柔如今有了归处,我也放心了一半,甄甄我更担心你。”

似乎知道南欢要说什么,眼泪止不住流的北甄忙摇摇头。

南欢却道。

“甄甄,我…不是想让你去谈情说爱,只是,希望你不要像我一样,过成了…不好不坏的人生。”

“希望,你以后回想起来…不留遗憾吧。”南欢说到这的时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自己的眼底却流出了明显的遗憾之色。

之后的南欢,明显已然气息游离,她说完最后一句,便闭上了眼。

永远地闭上了眼。

最后,南欢说。

“甄甄,人生在世,及时行乐。”

而南欢之所以会特别叮嘱北甄,是因为她知道北甄的寿数…不多了。

……

北甄脑海里划过同南欢相处的过往。

先前因为南欢的话,她才改了主意,决定使用缘石。

而方才,她竟然很轻易地动摇了。

北甄眼里划过些许懊恼,既然选择了遵循南欢的话,她也不想让南欢失望。

北甄摸了摸翠花的头,刚想同它说自己没事了。

缘石在这时又有了动静。

第二句金纹传递。

【看来时机不对,遇上了道友繁忙之时,但相逢便是有缘,不知道友可否告知方便之时,也好同你交个朋友,于此也是不留遗憾。】

虽然是字,似乎也能看出对方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

北甄眼眸划过“不留遗憾”四个字,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南欢的模样。

下一刻,北甄握住了缘石,意念随动。

……

东府十三地。

数十白玉台阶之上,白衣广袖,银卦纹刺绣悬于袖口,缥缈出尘,仙门之人身份尽显。

广场四角,仙鹤飞舞,活灵活现,各展身姿,如同在场中展现各种法术的弟子。

只这些弟子虽然表面认真刻苦,云淡风轻,但眼神却都时不时偷瞄台阶之上的男子。

这些人都着白衣,但台阶之上的男子眉心却有一道菱形金印,使得他出尘脱俗的容颜,更有几分不可亵渎的神圣。

底下弟子们不敢说话,只得小心用神识传音。

“我们今天运气算好也不算好,能碰上景朝师叔督监。”

“是啊,这要是被药师峰那群仙子知道,定然早就过来勤加练法了。”

“那可真是庆幸景朝师叔是偶尔突至,不然我们可要被那群女修叽叽喳喳烦得要死。”

“但听闻景朝师叔偶尔看到好的苗子,会起了指点之意,能得身为正道道子的景朝师叔指点,可少走好些年的弯路呢。”

“是了是了,这便是景朝师叔督监的好处,而且听闻景朝师叔一直没有收徒,谁要是能成为景朝师叔的首徒,那可是天下掉馅饼的大好事,就是……”

“就是什么?”

“诶,这也便是方才说的不好,你是不知,景朝师叔虽然为人温和,但于练法一事却是难得严肃,容不得半点偷懒分心,若是成为他的徒弟,绝对是顶顶的苦修,可别瞧着他那一张好说话的脸,在这件事上,景朝师叔可是半点情面不留。”

“咦!”

“嘘!别说了,景朝师叔看我们了。”

私自通话的两个弟子同时身体一僵,赶紧断了神识密聊,从他二人的角度看过去。

只见高台之上,那位风光霁月的温和男子微微抬手垂眸,像是在俯视他们这一方。

两位弟子心头一慌,只觉刚才偷聊暴露,赶忙避开景朝的眼神,勤加苦练法术。

谁知……

景朝的目光根本没有到达两人身上。

他的目光停留手腕飘出的金纹字符上。

旁人看不见的金纹字符。

下一刻,他清隽的面庞上,缓缓诞开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如等待破晓的皎皎清月。

※※※※※※※※※※※※※※※※※※※※

景朝:最大的摸鱼头头。

不出意外的暂定每天晚上21点更新~后续如果改更新时间再改。

另外征集配角名~~~好听就完事的那种~爱大家~

这章继续发红包~

感谢在2021-03-1101:31:40~2021-03-1223:18: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nanami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幽鬼翻盘靠谱么 劫界强者 半道成神 重元异闻录 推理悬河 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 我真不是洪荒大妖 九门神尊 港岛求生日记 重生之后多财多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