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1 / 1)

金色的字符,从墨黑的石头里飘了出来。

【我想,我们…应该可以见面了。】

握着墨黑石头的纤长手指一抖。

女修惊为天人的绝色容颜此刻俨然皱巴巴成了一团。

看着眼前飘出来的文字,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她…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

故事要从数月前讲起。

白毛绒绒,线条流畅,尾分三条,每一条上都缀有一根长而漂亮的菱形羽,其上透亮的宝石随着三尾的左右摇曳折射出炫目的光彩。

苦爻宗三年一回的入宗试炼,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经过第一轮灵根测验后的弟子们此时正艰难地攀爬着苦爻宗的“登仙路”。

仙,自然不是真正的仙,只这群弟子知道,他们一旦迈过了登仙路,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修士了。

所以,各方前来参加试炼的弟子卯足干劲苦力攀登。

嗯……原本是应该这样的。

但他们现在好些人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眼神整齐划一般落在了“登仙路”边上高耸入云的那团毛绒绒…不对,是那棵盘雀松上。

“盘雀松”稀有且金贵,整个修.真.界只有苦爻宗有那么数十棵,大大方方整整齐齐地安置在了登仙路的两旁,透出几分财大气粗的壕气。

盘雀松树干生长极高,寻常是见不到顶的,便是眼下好些试炼弟子爬到了半山腰,也无法观测其顶。

而盘雀松虽然稀有且金贵,可在场众人今日本就肩挑重担,正常来说也不会过于分心于这些外物。

然而,他们分心了。

因为,那一团。

在盘雀松延展的某一根一人环抱的粗枝干上,甩着三根漂亮菱形尾羽的白绒绒…屁股。

啊呸,屁股什么屁股。

他们这群修.真.界萌新好少年怎么可能会是盯着别人可爱屁股看的猥.琐痴汉呢。

嗯,他们不是。

但眼神…半点没移开。

而且……

想rua……

还未踏入修真.世界的少年人眼神还不似习惯性掩盖情绪的修士。

他们好奇藏着点羞赧,但很快又被仰慕尊敬替代。

拥有这么漂亮的尾羽,又能随意攀爬上金贵的盘雀松,不受所管所限。

定然是某种珍贵的仙禽异兽!

是了,定然没错!

瞧瞧那三根尾羽上色泽晶亮一看就不是凡品的宝石!

瞧瞧那洁白无瑕仿若绸缎一看就透着尊贵血统的厚实长毛!

再瞧瞧那弧度圆润精巧一看就有仙禽异兽机敏劲儿的尖耳!

……

左看又看,上看下看,怎么看都有种超然物外,遗世独立的高兽范儿。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

也能从这道背影里,感受到眼前珍稀异兽不容侵犯的圣洁缥缈仙气。

莫非眼前这珍稀异兽是苦爻宗另设的什么新考验?

停下来观察“盘雀松”上的不知名异兽的试炼弟子中,也不全然是被其张扬华丽的外貌吸引,也有那动了脑子的。

登仙路上一路除了一株株盘雀松,就剩下一朵朵越发.缥缈的白云。

人畜皆无,除了眼前这只甩着三尾的珍稀异兽。

有那大胆的试炼弟子眼珠一转,上前了几步,恭敬地行了个礼,谦卑询问:“不知是哪位仙师的灵兽,可是对我等有所吩咐?”

异兽再珍稀,到了修士的地界,自然也该是有归属的,是听命其主人的指令的。

想来,能拥有如此漂亮的珍稀异兽的修士,也该是个了不得的大能。

这般念头划过好些试炼弟子心间,越来越多的试炼弟子朝着那只漂亮异兽靠近,均是好言好语的谦卑以待。

哄着异兽,也是想给异兽背后的大能留个好印象。

但奇怪的是,任这群试炼弟子如何呼唤见礼,盘雀松上的异兽连头都没回一下。

众人不禁纳闷,异兽不说话,他们怎么接任务呢?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道恍然大悟的声音。

“我知道了!试炼任务就是要让这只异兽转身说话!”

话音落,那名弟子旁边的同伴急急掩住他的唇,眼神仿佛在说,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通关信息大张旗鼓地就说了出来呢。

但不论这弟子如何后悔,“通关消息”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

……

登仙路尽头。

几位穿着苦爻宗门派服的修士身形站如树,似纹丝不动,只时不时往下垂眸的神色泄出了几分情绪。

最边上的抱剑少年最先站不住,皱了皱眉头,同旁边的青衣女修咬着耳朵:“前头做灵根检测的弟子不是说,今年可有好些苗子吗?”

青衣女修轻扬下巴,看向不远处站在登仙路边上的黑衣少年:“喏,这不有个单灵根的。”

抱剑少年:“师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双灵根不也有好几个嘛,想当年你我的登仙路堪称近五十年之最难,到了这个时点,也有好几个弟子通过试炼,而这次,到现在竟然只有一人!这是何解?”

青衣女修耸耸肩:“兴许这一届的弟子,光有天赋,不长脑袋,不甚聪明呢。看来我俩今年是不用想有小师弟或者小师妹了,我们师尊最讨厌笨蛋了。”

抱剑少年正想说些什么,两人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冷若冰霜的女声。

“青扇,青行,勿要在人后妄自非议。”

闻言,两人身形齐齐一僵,快速转身,看向来人,乖顺恭敬道:“见过师尊。”

被唤作“师尊”的女修,面容同声音一般,有着冷若冰霜的美,她走近之时,登山路尽头的弟子自动为其让开道路,脸上皆是带着恭敬,齐声见礼。

“见过衡姜师叔。”

衡姜淡淡颔首,眼神轻轻扫过了站在登仙路边上的单灵根黑衣少年,眸子微眯,闪过些许欣赏。

登仙路有特有的结界,便是衡姜已是元婴期修士也不可随意用神识窥探。

衡姜看向不远处眼观鼻鼻观心的黑衣少年:“登仙路上可有怪异之事?”

黑衣少年抬了一下眼,淡声:“无。”

抱剑少年青行:“这可就怪了。闷葫芦,那你说说你这一道都见了些什么?”

黑衣少年皱了一下眉,过了会还是做了回答:“石梯,盘雀松,三尾异兽。”

青行:“三尾异兽?什么模样的三尾异兽,咱们苦爻宗好像没有哪位师姐师弟喜欢养……”

话音一下子住了头,青行像是想到什么,脸色顿时一白,余光看向自己的师尊,很显然在场几位苦爻宗的弟子似乎都同青行想到了一起去,而且余光都在偷瞄衡姜。

衡姜面容依旧冷若冰霜,但眉眼却是下沉,眼里凌冽的寒意更甚。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哨声于半空中响起。

声音来得突然,由远及近,传到了衡姜等人耳里,也传到了登仙路众试炼弟子耳里,当然也传到了那团三尾异兽耳里。

眼下三尾异兽所在的那株盘雀松已然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包住,宛如人间集市,堵个水泄不通。

正苦恼怎么让三尾异兽转身说话的众人,听这哨声明显懵了一下,而更懵的还在后头。

只见方才他们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让其转身的三尾异兽,机敏灵秀的尖耳轻轻动了两下,接着,侧了侧头。

众人瞬间激动,一方面是因为三尾异兽终于动了,另一方面是在这漫长的拉锯战里,众人也早已对三尾异兽的真容有了强烈的好奇心。

到底是什么样的“盛世美颜”才能称得上是珍稀异兽呢?

唇形上翘伶俐,嗯,不错。

胡须纤细黑长,嗯,漂亮。

眉眼大而……

!!!???

夸赞之词戛然于众人心中。

震惊直接上脸。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名弟子讶异地脱口而出。

“大而无神。”

谓之呆。

没有人想到背影那般漂亮的三尾异兽,眼神居然呆滞无光,看着竟像个…傻子。

众人脸上起了犹疑,思考着这是不是异兽的伪装?

而就在这时,半空中又传来一道声音,婉转似歌,悠扬悦耳,仿若雪中藏酒。

“翠翠。”

话音落,三尾异兽的尾巴瞬间摇的更快了,而且它腾一下站了起来。

厚实光顺的长毛随着圆滚滚身躯的起动,有一些柔软的颤抖,看着更想揉了。

当然,这是在一息前的念头。

而现在,这群弟子脸上的震惊神情像是有了叠加——

当三尾异兽起身,腰间随风飘扬的翠绿荷叶边遮羞布滑过他们眼帘时,这群弟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异兽还会穿…遮羞布的吗!?

还是条品味如此不同的遮羞布?!

第一次,似乎有东西赢过了绿帽子。

不过即使受到这般冲击,有些弟子还是不死心,毕竟一旦否定,不就是说明在这蹲守了两三个时辰的他们是一群傻憨憨吗?

而且“翠翠”听起来虽然有些小家碧玉,但作为一个珍稀异兽的名字,也平添几分机灵聪慧。

试炼弟子们死命说服自己,直至他们听到那道悦耳女声的第二次呼唤。

“翠花。”

面如死灰,三观重塑。

试炼弟子们,卒。

***

苦爻宗十二山与十三山中间,突兀地夹有一小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扬肆意的笑声出自一张极为温婉的脸。

“我的甄甄啊,你是没看到那群试炼弟子呆若木鸡的神情,比翠花还呆,尤其看到翠花压根什么法术都使不出来,还要你的银哨载它回来,而且它因为太胖,还差点没能爬上银哨的蠢萌样,那群弟子哈哈哈哈哈一个个脸比翠花的遮羞布还绿。”

“咕!(⊙▽⊙)”

“翠花,你别过来蹭我,我这不是夸你!”

“咕咕~”翠花呆呆眼里一阵迷惑,不明所以的它摇头晃脑地看向自家主人。

葱白纤长的手指轻轻抚上了翠花的头,缓缓揉开,雪中藏酒般的声音响起。

“宁柔姐姐就是在夸你,我们小翠花这么可爱,人见人爱,谁见谁夸。”

“咕!”翠花眼神还是呆滞,但明显嘴角上扬,晃着圆墩墩的屁股一头猛栽进去了自家主人的怀里,开开心心地蹭了起来。

它的主人还贴心地为翠花压了压被风卷起的绿色遮羞布。

“翠翠,小心走光。”

有些怪异的是,两人都说的人语,可翠花却好似只能听懂自家主人说的话。

它忙点了点头,开心地在自家主人面前转了一圈,像是在炫耀它漂亮的遮羞布。

北甄也跟着露出满意的笑容,像是十分赞赏和支持它穿遮羞布这件事。

主人和灵兽之间的互动,任谁看都会有些奇怪。

宁柔看了那么多回,眼角还是不自觉抽了抽。

灵兽大多随主人性子,她这位好友也是个略有些奇葩的憨憨。

她看着无条件狂宠翠花的北甄有些无奈地想着。

“要不是知道翠花是个废灵兽,还以为你供着翠花,或者玩什么捧杀那一套呢。”

北甄这边却没有立时搭话,而是等到又蹭进她怀里的呆呆灵兽传来均匀的睡眠呼吸声后,才出声。

“翠翠性子单纯,长相可爱,人见人爱并不过分,而且它心思柔软,倘若它有一天真能听明白你的话,知道你说它,定会闷着气把头埋进土里七日七夜不吃不喝,你忍心见翠翠瘦吗?那下回你可揉不了它的圆肚子了。”

宁柔虽然嘴欠,但是个实实在在的毛绒控,听北甄这么说,赶忙道:“好啦,翠翠什么样子都可爱,不过,有一说一,修.真.界又不比人间,强悍的灵兽才会人见人爱,要不是我是毛绒控……”

宁柔话还没说完,就被北甄温温柔打断:“在我看来,修.真.界同人间所差无几,灵兽是朋友,相处舒服自在最为重要,翠翠性格这么好,任谁都会喜欢的。”

“那那些追求强大灵兽的呢?”

“利益驱使,另外一种形式的伙伴吧。”北甄思考了一下,虽然给出了回答,但北甄显然并不赞同,只因灵兽的强弱来论喜爱。

北甄惊艳的眉眼里,有着不符年纪的纯真烂漫,像她这般饲养灵兽,只以相处舒服自在而论,还把灵兽当朋友的修士,在修.真.界可谓是凤毛麟角。

宁柔有时候也矛盾,她既希望北甄能机敏一点,不要那么天真单纯,这样才能在险恶的修.真.界好好存活,另一方面又觉得这是一份难得的品质,若能不世故,永远天真,谁又会想去体会世间百苦呢。

而且,北甄还不是因为被保护的极好,才有眼下这般心态的。

事实上……

宁柔像是想到什么,有些担心地提了一句。

“衡姜今日也在场,知道是翠花耽误了试炼,少不了会同苦爻宗的长老说道说道。”

北甄抚摸着翠花的手顿了一瞬,垂下眸,声音还是柔和。

“由她去吧。”

宁柔虽然有些担心,但又好像不是特别担心,笑盈盈道。

“也对,有宫大掌门替你撑腰,衡姜也翻不出浪。”

闻言,北甄嘴角的笑意僵了一下。

宫黎,苦爻宗现任掌门,也是北甄和宁柔的至交好友。

曾经的至交好友。

北甄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

“我们已经很久没好好说话了。”

宁柔也听北甄说过,她同宫黎关系似乎越来越冷淡的事。

但宁柔没当回事,只当宫黎“新官上任三把火”,刚当上掌门不久,事务繁多。

“等你们苦爻宗事情少些的时候,我攒个局儿,把你和宫黎都叫上,咱们好好对月言欢,敞开心胸谈谈,就咱们这几百年的交情哪能是说淡就淡的,你可别多想,他就是忙,只是性子使然,不爱表达。”

北甄笑了笑。

北甄无疑是好看的,在遍地是美人的修.真.界。

北甄的容颜也是出场即封神的典型。

但北甄的好看,并不是广受修真界追捧的清冷仙子型,也不是魔域喜欢的妖异美艳型。

她反倒有些融了两种类型的特质。

如竹如玉的清冷容颜上,点缀着一双勾魂夺魄的多情眼。

仿若寒潭藏酒,凉玉滚火。

她一笑,饶是同她相交多年,宁柔也不免有片刻愣怔。

“对,你就是同宫黎相处太严肃了,没事你同他笑笑,我不信他还能对你冷淡。”

北甄却摇摇头:“没个正经,况且不是你喜欢宫黎吗?”

宁柔:“我?我哪有……”

北甄歪头疑惑:“有几次我看你俩单独相处,当时我问你,你支支吾吾,我就当你默认了。”

宁柔被北甄这么一说,倒像是想起了过往,她话语顿时噎住,有些复杂地给北甄递了一个看不懂的眼神。

过了会,宁柔摆摆手道。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当我少不更事,千万别记得有这个事,记住啊,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北甄:“我放不放在心上,又没什么关系,封家少宗主别放在心上就成。”

封家少宗主,宁柔的现任未婚夫。

提起自家未婚夫,宁柔难得脸上多了一抹绯红,但语气还是强硬。

“他放在心上又能怎样,还敢不要我不成?”

北甄也未曾想到曾经放出豪言,飞升之前绝不谈情爱之事,专注当修.真.界第一单身美仙子的宁柔,会栽到家族给定下的未婚夫上。

当时宁柔刚从试炼地回来,身上脸上还有妖兽的血,惊闻这“噩耗”,自家大门都没进,提起法器就冲进了封家领地。

本是想着退婚,不同意就打到同意那种。

谁料变故发生。

两人一见钟情了。

第一时间知道这消息的北甄变得跟翠花一样,呆了半个时辰。

其后花了大半年消化自己沦为小姐妹中最后一只单身仙子的事实,虽然她的小姐妹现世只有宁柔一个。

好吧,即便到现在,北甄也没消化好这个事实。

果然,只要一提起自家未婚夫,宁柔便开启了虐狗模式。

在北甄被虐的第N天。

她在想,如果她有错,请让苦爻宗的戒律堂来惩罚,而不是让她在这听宁柔和封家少宗主的甜蜜二三事。

但好在,两人这一次同上一次的见面间隔时间不长,宁柔虐狗的素材不多,约莫也就讲了两个时辰,她才终于心满意足准备跟北甄告别。

可就在临别时,宁柔忽然想起什么,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掏出了一个盒子递给北甄。

“喏,我最近在人间和修.真.界收集的一些好玩的玩意,给你打发时间。”

北甄眼神一亮,快速接过,脸上的笑容更甚,小心好奇的模样,多了几分小孩子心性。

宁柔也跟着北甄笑了起来,只是没笑多一会,她嘴角的笑意微收,盯着跟小孩子收到礼物一样开心的北甄,一贯大大咧咧的眉眼里,揉进了几分苦涩。

……

***

收到礼物的北甄,被虐的小郁闷一扫而空。

她此时正好奇地鼓捣着宁柔给她的小盒子。

修士们的东西,自然也不是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

虽然宁柔给她的小盒子不过手掌大小,里面却也大有乾坤。

北甄每次取物,都颇有一种开盲盒的快乐。

但先前的物件,北甄皆是看一眼就知道是个什么玩意,直至——

北甄看着掌心里硬邦邦的圆润黑石头。

她皱了皱眉,眼里有一闪而过的迷惑。

※※※※※※※※※※※※※※※※※※※※

知知带着憨憨的北甄甄来了!

-----------------

接档文一号苏爽甜文《我靠转世振兴世家》,求点进作者专栏收藏~

文案:

清陵姜氏本是一没落小世家

可不过几百年的时间,竟然一跃成为五大世家之一

有史学家细细复盘其发展史,却发现了一个奇异现象——

每次推动清陵姜氏发展的转折点的那位世家子弟都活不过二十岁。

这回连玄学家也掺了一脚,怀疑清陵姜氏动用禁术,利用自家子弟寿命精元换世家气运。

姜氏众人:冤枉啊,他们也很懵。

姜意:别把老娘的努力归在封建迷信好吧。

*

转世N次的姜意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成为了跻身五大世家之一姜家的“掌上明珠”。

只是当她以为自己拿的是带领家族走上最终人生巅峰的励志剧本时,谁料…自己这一次好像忽然拿了海王剧本?

还是低质量鱼塘海王剧本!?

同一群庶子,不受宠的皇子或者吃喝玩乐的纨绔搞暧昧。

上流贵女圈根本看不上姜意。

即使姜意解散了鱼塘,名声却很难修复,都说姜家出了一个伤风败俗不入流眼光还贼差的千金大小姐,注定只能下嫁或孤独终老。

但专注事业线的姜意毫不在意。

直至——

某位高权重的侯爷,某世家继承人,当朝某受宠皇子,某名满天下名士……纷纷求娶姜意。

众人惊,猜测姜意使了什么下.作手段。

却不知,姜意本人陷入苦恼,并流露出一点长辈的慈爱。

【都是好兄弟们的后代,她该怎么拒绝,才能有颜去九泉下面对她那群好兄弟们呢?!】

【一人撑起一个世家的励志文】

-------------------------------

知知其他完结文:

《穿成女扮男装的男配后(穿书)》:穿成了女主心头“白月光男配”的我,竟然在女扮男装?!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穿成大佬们的挂件我很慌……

《我和情敌的白月光恋爱了》:虐渣打脸甜爽文

《高冷男神向往狗血恋爱》:沙雕搞笑甜文,外高冷内沙雕的男神X一心好学自强自立感情迟钝的灰姑娘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岛后》,都市甜文,退役特种兵X冷感美人学霸

顺便求一发作者专栏收藏~

最新小说: 幽鬼翻盘靠谱么 劫界强者 半道成神 重元异闻录 推理悬河 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 我真不是洪荒大妖 九门神尊 港岛求生日记 重生之后多财多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