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离心背德(1 / 1)

张氏轻笑了声娓娓道来:“眼下庄子里的水稻再过个把多月就该收了,夏蚕也快上山结茧子了,儿媳想去庄子里看看佃户们有没有用心做事,且听外面若有人说,今年的水稻长势不大好,恐没去年收的多。”

她这样一说,梁老太太就很吃惊了,有些不大相信的看了张氏好几眼,没吭声。

张氏见老太太不说话,笑了笑继续道:“我想去庄子住上些日子。”

梁老太太还是没吭声,端起茶盏吃了口茶,过了会才叹气道:“我知道你心底苦,犯不着去庄子上住着,这外面要是知道你去庄子上住着,还以为家里有什么事。”

这贵胄家的女眷,都深居内宅,出行前后都是仆人小厮打点,哪会住到城外庄子里?哪怕就是去,也就开春踏青出城一两天图个新鲜就回程。

张氏说要去庄子上住些日子,就是因为跟梁二爷的不合,她要离家去庄子上,这传出去,别人以为家中欺负了她。

梁老太太不同意。

张氏深深叹了口气,盯着地上的一块方砖固执的等着。

梁老太太见她不说话:“我会说说二郎的,你回去歇着吧,这事就不要再提了。”

张氏不肯走,这家中她是呆不下了,能将活人给憋死,老太太又能说什么呢?让梁二爷别去小妾屋里?她做正妻的没本事,还要家中长辈出手收拾。

张氏摇头:“我去公爹那。”

梁老太太道:“你爹不会同意的,好孩子,听我的话,回去歇着,二郎就这性子,过段时间就好了。”

过段时间……每次都这样,她真是受够了,或许她不是贤妻,也或许她跟梁二爷真的合不来,张氏不晓得当年的自己怎会同意了这门亲。

张氏是有主意的人,既决定了也是考虑了很久,不是心血来潮,站起身道:“我晓得婆母待我们都很好,但这次我去庄子……实在是家中过的憋闷,求婆母体谅儿媳这一次,放我去庄子。”

梁老太太又是气又无奈,张氏性子倔强要强,像这样低声下气的求她,嫁进来这么些年是头一次,要是不允了她,倒显得她这做婆婆的不近人情,且这些事认真说起来是梁二爷不对。

老太太只好道:“你公爹今日宿在寺中,明日归家,你去请教他的主意,我做不了这个主。”

张氏笑了笑,行了蹲礼出去,步到庭院中,抬头月如银盘,月华如水静静俯瞰满院芬芳,栀子吐香,月季静幽,是个好景致,可她就是心烦,梁二爷呆的地方,她看什么都不顺眼。

张氏对着夜空深深吐了口气,她要去庄子,眼不见心不烦。

次日待梁老爷子从寺中归来,张氏得了消息,在屋中等了会,等公爹休整好,才动身去了松然院,将昨晚在老太太面前的话又说了一遍。

梁老太爷闻言抬眼,也没多说:“是为了二郎置气?”

张氏有些惧怕公爹,她这公爹年轻时候在战场杀敌,到了这个年纪眼神中还带着那股兵场上的肃然杀气。

最新小说: 重元异闻录 推理悬河 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 我真不是洪荒大妖 九门神尊 港岛求生日记 重生之后多财多艺 良田喜事:当家童养媳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赛尔号战神联盟之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