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嘴太馋了(1 / 1)

梁二爷勉强考了进士,靠着祖荫做了个五品士大夫,年轻时候也算的是青年才俊,张氏会嫁给他,当年也是相中梁二爷生的还可以,可惜这些年来,梁二爷屋中又是姨娘,又是丫环的,良人也成了死鱼眼珠子,越看越心烦。

张氏没好气道:“合着你来我这,就是为了训斥孩子?”

当着孩子的面被张氏怼了,梁二爷有些挂不住脸,强绷着脸道:“子不教父之过,我在教导孩子,你瞎掺和什么?”

张氏不理他,阴阳怪气哼了声,也不看他,拉着梁霄的手到跟前:“咱们霄儿是乖孩子,才不要那拎不清的人来教导呢。”

梁二爷两眼一瞪:“张茹梅,你这话什么意思?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眼中还有我这个丈夫吗?”

张氏扭了扭身子,摸摸梁霄的小脸蛋儿子先去一边玩,然后猛地转身对着梁二爷,用不相上下的气势吼道:“我的话什么意思,你不懂吗?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我就说你那功名来的蹊跷!再者你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丈夫!去你的黄姨娘哪里去吧!”

张氏说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梁二爷的功名来的不对,他是苦读好些年考中的!到了这个蛮横的妇人嘴里,怎么就成了不明不白的了,梁二爷当即怒发冲冠,想要爆发一阵,忽地想到一句话,甩袖怒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张氏压根不听,端着手坐着目视前方,紧盯着院子里一棵桂花树,好像那一动不动的树都比梁二爷顺眼些,摆明是不听梁二爷放屁,管你说什么,我不想搭理你。

梁二爷吼完这一句,没得到张氏的回应,跟着也就不说话了,喘着粗气猛灌了一口茶,张氏原以为他生气了会走人,谁想吃完了茶还在这坐着,斜着眼睛看梁二爷:“黄姨娘可不在我这。”

梁二爷没好气道:“扯什么呢,我有事跟你说。”

张氏不接他话,梁二爷拉下脸只好自己往下说。

“你们今天进宫可曾看到什么?”

张氏嫌他废话多:“你要说什么快些说就是!卖什么关子。”

这女人真是…一点也不温柔,还是黄姨娘好。

梁二爷按捺着脾气道:“康王今日落水了。”

张氏稀奇道:“康王也不小了吧,好端端的怎么会掉水里去,我听说这孩子身子弱,没想到会弱成这样子,站着也能掉下水。”

“说你是妇人,眼皮子短,这就不是康王自个落的水!”

“是不是自个落的水,问问他就是了,你跟我嚷嚷做什么?我还能去哄哄他?我又不是他娘!”

梁二爷对着张氏胡搅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恼烦的一挥胳膊:“就知道不能跟你说这个,你就不是能说话的人,我还不如对着三弟说。”

张氏立马送客:“去跟你的三弟说好了哇,朝上的事我又不懂,你的意思不就是有人要害康王,推他下水。”

梁二爷就是这个意思,没忍住又道:“康王死活不开口,不晓得是自己掉下去还是被人推进池子的,我出宫的时候,听说受了惊吓,发烧病着呢。”

“没娘的孩子没人疼啊,皇帝的儿子也是一样。”张氏幽幽下了结论,夫妻俩一阵沉默,对此都深表赞同。

梁欢舔着玉勺,在里屋听了这一通话,梁晨也在听,外面父母沉默下来,没一会张氏跟梁二爷都出去了,梁晨自言自语的道:“母亲的话是什么意思?康王没人疼吗?皇子身边那么多的內侍宫女,怎么会没人疼呢?”

梁欢摇头说不懂,心中却在暗想,宋承这人,向来是不愿意将心事告诉别人的,上辈子的时候,高丽进贡给他的美人暴毙后,宋承足足半年都没跟她说话,他就有这个本事能憋着跟人不说话,哪怕两人面对面坐着吃饭。

梁欢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她推了宋承下水,他被救起后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他以为她是皇后安排过去的,专门就为了推他下水,所以既没反抗,也没说出真相。

所以后来宋承造反,谁都没有想到,一个沉默寡言跟哑巴差不多的王爷会造起反来,最后还当了皇帝。

越是沉默寡言看似无害的人才越是心狠手辣。

不过眼下还有一个问题,梁欢上辈子没有注意,这辈子留意到了,梁霄可不能再让母亲这样的养下去了,一个男孩子整日的在母亲怀里撒娇,什么事都依赖母亲,以至于后来梁霄长大了,稍微有点难事,就往后缩,不想做。

梁家是家大势大,可后来也因为她不惹宋承喜欢,梁家就被宋承冷落了,梁霄怕吃苦后来既没能考的上功名,做生意也不成,被人骗去好多的钱,家底都快被他败光了,长大后的梁霄还不如梁二爷。

梁欢被打进冷宫后,留给她最多的印象就是饿,饿的整宿睡不着。

熬过夜晚,等来天明还是饿,一年多的时间,饥饿简直渗进了她的灵魂,从火光中重生,睁开眼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小翠去后街的清风楼买了香雪丸子,酱肘子,切羊肉,鱼羹菜羹,趴在螺钿案桌上,吃到最后肘子能嗓子眼里溢出来。

把家里人都吓了一跳,好在这情况就出现了一次。

就一次吓的祖母祖父都惊动了,以为这孩子得了什么病,或是撞了什么邪神,要请人到家中来做法,后来梁欢就知道克制了,她还是想吃,但不会那样狼吞虎咽的吃。

“小翠,听松馆后面是不是有几棵樱桃树?”

“好像是有吧。”

梁欢仰躺在竹塌上,蓬发细软如云摊在瓷枕上,嫩白的脚丫罗袜也没穿,脚尖勾着水红色的绣鞋一下一下的甩动,一想到红彤彤甜滋滋的大樱桃,她就要流口水。

“眼下是樱桃收获的时候了吧?”

小翠放下绣绷,弯腰凑到梁欢脸上:“姑娘是想吃樱桃吗?我去给你买。”

“听松馆后面的樱桃树是不是祖母种的?”

小翠听她来回就是说樱桃树,她又不笨,当然能懂梁欢的意思啦!

双手撑在膝盖上,撅着屁股蹲在梁欢面前笑嘻嘻道:“姑娘是想去摘樱桃?”

最新小说: 就算是异世界有虎式也没问题吧 幽鬼翻盘靠谱么 劫界强者 半道成神 重元异闻录 推理悬河 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 我真不是洪荒大妖 九门神尊 港岛求生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