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洛克王国之生命征程》 第173章 他的诺言


银色茉莉花提醒大家,转载请注明来源(biquhengsheng.com)!     “砰砰砰!”敲门声传来。请记住域名biquhengsheng.com

    此刻,男生宿舍里,四个人都在,不过是离门最近地一个男生开地门。

    “啊?一强来了?”那男生惊讶地叫起来。

    依凡猛地反应过来是雪银莉,来地正好,雷诺这几天是越发不像话了,本来还打算有时间去找她呢,现在自己找上来了,也省了功夫了。

    另一个男生听到将来愣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不过也没想什么。毕竟雪银莉也不是第一次来了。

    其实,雷诺才是反应最快地。

    “雪银莉。。。”依凡打算说什么。

    可看雪银莉那严肃地表情,他突然哽住了。

    依凡也立刻意识到,雪银莉这次来肯定有话给雷诺讲。

    “那个,我先出去了。”依凡说着,收拾了一下作业,接着向那两个男生挥了挥手,“咱们去图书馆吧?”

    临走时,也不忘把两个男生拽上。

    “啊?”两个男生都愣了一下,“今日不是周五吗?”

    这么着急写作业干什么。

    “快走吧,我刚想起来,沃尔克老师让在晚上就把作业给他交过去!”依凡赶紧瞎编了一个理由。

    “真地?”两和男生“欣然接受”了依凡地瞎编,也跟着收拾书包。

    雪银莉感谢地看了一下依凡——真善解人意,做事也挺利索,号召力也挺强。

    依凡冲着雪银莉眨眨眼睛,朝雷诺努努嘴。

    雪银莉点点头。

    “我也去吧。”雷诺弱弱地声音突然传来。

    他怎么有种不好地预感呢?何况,他已经没脸见到雪银莉了,赶紧走!

    听到雷诺这声音,假如不是周围有人,雪银莉真想一巴掌扇上去。

    想当初救下菲尔特地时候,听见菲尔特那种专属小学弟地萌萌软软地声音时,她就试想过这声音出现在雷诺身上她会如何做想——估计早就一巴掌上去了。不过当她真正听到这声音地时候,她发现自己地情绪波动远远比自己想象地严重。

    “别走,杰瑞茜老师让我给你辅导魔法!”雪银莉直接搬出了最常用地理由。

    雷诺大概一下子被打击到了,耷拉着脑袋,坐到了床上。

    看着雷诺地样子,雪银莉突然感觉自己找错理由了。

    等三人走出了宿舍,门“砰”地一声关上时,雪银莉也不忍着了,直接一把拽住了雷诺地头发。

    只可能说,比起翼艳地力气,雪银莉差远了。雷诺吓了一跳,赶快向后退了退,竟然挣脱了。不过好几根头发已经在雪银莉手上了。

    其实雷诺怎么能猜不到有这样地结果呢?雪银莉这么怒气冲冲地进来,还能干什么呢?

    假如说在一年级他被雪银莉打不服,那么现在,他却深深低下头。他。。。感觉自己已经没脸,没资格反抗了。

    看着雷诺这副德行,雪银莉一时间怒气横生。

    雷诺突然看到面前一阵光亮,刺眼,忍不住抬头去看,猛然发现是雪银莉把拔下来地她地几根头发用火魔法烧着了!

    雷诺一抬头,就看到自己那金黄色地头发在被火光一下下烧焦。

    雷诺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雪银莉地举动。

    他看过天鹅吞食同类羽毛地故事,那说明那只吞毛地天鹅已经对那只受攻击地天鹅恨之入骨了。

    类比起来,雪银莉莫非也对他恨之入骨了吗?

    在雪银莉手中地头发燃烧尽将来,雪银莉拍拍手上地灰,坐到了依凡地宿舍床上,向雷诺笑了笑,笑容里明显有着刀子。

    雷诺感觉自己被震撼到了。他怎么都没想到,雪银莉会恨他啊!

    “胳膊。”

    雷诺愣愣地看着雪银莉。

    “你胳膊伸出来。”

    雷诺叹了口气,把头埋地很低,接着把袖子挽起来。

    雪银莉一时间觉得怒气就上来了——就这么听话?还真干啊?好,那她也不客气了!

    雪银莉摸了摸指甲——前两天刚剪地,还没什么威力,不过也够雷诺受地了。

    接着猛地站起身来,拽住雷诺地胳膊,接着猛地掐下去。

    “啊!”雷诺失声叫出来。其实在雪银莉让他伸出胳膊他已经知道雪银莉要干什么了。

    三年前惨痛地回忆再次雷诺脑海中展开。是地,雪银莉那时也看不惯他自卑地样子,也同样对他进行了“严刑拷打”。

    接着,雷诺感觉自己地胳膊都不是自己地了,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都感到疼痛,就像被没长齐牙齿地幼狼咬——不会有太大地杀伤力但像是凌迟处死。

    雷诺完全受不住这女生专属地惩罚方式,眼泪直接不受控制地哗哗而下。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雷诺终于感觉自己地胳膊终于被雪银莉放开了,却已经痛到麻木了。

    雷诺擦了擦眼泪,去看自己那已经被折磨地面目全非地胳膊,只见那从上到下全是掐痕。

    不过,上次雷诺被这么对待后有了自强地想法,但这次,他剩下地只有疼痛和落魄。

    他。。。反抗不过,就算自信那么一下下,终究也会被打击得自卑。不是吗?

    何况,他。。。不想要女生保护!

    “银莉,别浪费力气了,别管我了!”雷诺悲痛欲绝地声音传来。

    他。。。竟然一点改变都没有!

    如此想着,雪银莉冷笑一声:“让你回忆了那么长时间,你都猜不到我为什么生气?”

    回忆?

    雷诺看向了胳膊上地掐痕。确实,回忆,但雪银莉生气不就是因为他地性格吗?他知道啊?雪银莉怎么说他“猜不到”呢?

    “雷诺,你真地忘了你承诺过我什么了吗?”雪银莉问,表情一下子有又变得残忍。

    看着雪银莉地表情,雷诺一下子吓得不轻,脸色白了,但他真地不知道!只可能微微摇摇头。

    看着他真地忘了。

    还记得上次雷诺把芳梅衣服烧了地时候,雷诺信守承诺地品质就遵循地很好。当时她看到了雷诺一个坚定地表情,一下子感触很深。突然之间她仿佛想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她也看到过雷诺这样地表情!可是,可惜地是,她上次没想起来。

    可是,刚才在宿舍里想事儿,猛然想起了什么,接着她就按耐不住情绪,赶紧奔过来。

    “你真地忘了吗!”雪银莉一把揪过雷诺地衣服,“帮你回忆了那么久,还没想起来吗?非要我明说出来吗?”

    “上次我在你们班教室把你收拾了,在我要走出教室门地时候回头看了看,你不就给我了一句承诺吗?”

    “那时你还坚定地信誓旦旦地看着我,用口型告诉我:翼艳,我要复仇!你就忘了?!”

    听到雪银莉这几句话,雷诺睁大眼睛,抬起头,大概陷入了回忆。

    他,确实说过!

    在雪银莉“收拾”他之后,他那自强不息地劲儿猛然上来,接着就用口型也许是自言自语,也许是对雪银莉发誓:“翼艳,我要复仇!”

    可是,他没做到!

    没有守住自己地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