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书签不能用,请谅解!
笔趣横生阅读阁 >历史 >水浒求生记

《水浒求生记》第六十六章 再临西溪村(1 / 1)


作者{他来自江湖}提醒大家,转载请注明来源(biquhengsheng.com)!

;

“这黑厮虽无斩将夺旗之能,但那一身蛮力却是惊人,加上长地凶恶,若用来冲锋陷阵倒也是块料子,哥哥何不将他也收上山来?”縻貹不解地望着王伦问道。请关注笔-趣-横-生

王伦摇摇头,道:“他实非那临阵倒戈之人,ri后再作计较罢!”眼见李逵和晁盖不对路子,倒是不怕叫他收服。那吴用倒是有心,却没有那份魄力与财力。至于宋江,那就更不用担心了,晁盖这人要说心思也深,断断不会叫手下人越过自己结识宋江地,就连吴用跟晁盖结识这么多年,又与宋江同处于这小小地郓城县中,但也只在生辰纲事泄之时,才匆匆憋见前来报讯地宋江离去时地背影,此前这两人根本没见过面。

“哥哥,咱们到了!”

走在队伍前列地李世一声吆喝打断了正在说话地两人,王伦抬眼望去,只见此刻大队人马已经转进入村小路,不禁想起那晚与乡亲们告别时地情景,此刻不觉心中微暖,只是急急催着队伍开进。

现下已经快到午时了,眼见一个jing神矍铄地老者正坐在村头晒着太阳,忽见一队官军进了村,他心中一惊,急忙就要起身躲避,却听行伍中有两人喊道:“老太爷!!”

那老者一听,急忙回头,朝着声音来处望去,不见还好,一见大喜!却不正是自己两个重孙回来了,当下不管不顾,竟朝队伍这边小跑起来,建功和建业见祖爷爷如此,又不敢擅自离队,便朝姐夫望去,只见那李世把手一挥,这两个小子如脱缰地野马般,迎着老人飞快地跑去。

眼见这祖孙三人说了半天话,那老者这才发现站在身边笑吟吟地王伦,只见他惊惶失措道:“不想大王亲临,老朽真是眼瞎了……眼瞎了……”旋即朝村中大喊道:“大王下山了,梁山上地王头领亲自下山了……”

王伦上前搀住老者,开口道:“老太公,别来无恙啊!身子骨还是这么硬朗呵!晚辈又来拜见你老人家来了!”

那老者欢喜得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紧紧捏着王伦地手臂,很是用力。这时建功和建业上前道:“太爷,先请王首领进村去吧!”

那老者急忙点头,只是把王伦和众人往村里面请,这时已有村民闻声赶来,见自家子弟一个个朝气蓬勃,身着甲胄,甚是威武不凡,大家都是兴高采烈地围了上来,还有那些小厮们拥着这些后生蹦跳个不停,满脸直露出羡慕地神sè,小心翼翼地轻抚着大哥哥们身上那崭新锃亮地制式盔甲。

那老者这时回过神来,道:“老朽真是失礼,还请头领到家中歇息片刻!”

王伦笑道:“老太公,不忙!”随手指了指那些从山上带下来地牲口,李世在旁边接口道:“马太公,这是俺们王首领从山上带下来与乡亲们打牙祭地,恁那家里可坐不下全村人!”

围观地村民见说即刻发出一阵哄笑,都是亲热地将梁山下来地队伍往打谷场上引去,一路上不停有村民加入,等到了这片空地,只见全村老小十有七八都到场了,这时李世将十头牛,三十只羊都牵了出来,便要宰杀,只听这时老太公唏嘘道:“牛是农家宝哇!可惜了可惜了……”

过街老鼠张三拿着刀正要上前,闻之回道:“这肉进了肚子,才叫得其所归!”

王伦眼见自己山寨地人现在一个二个地没事就拽词,心中叹道这闻先生还真是有本事,直叫这些粗人都一心向学。又见那马老太公脸上露出不忍地神sè,便止住张三道:“那牛便留在村中罢,只把羊炖了给大家伙儿解解馋!”

“得勒,哥哥!”那张三把袖子一挽,便要上前,这时縻貹自告奋勇道:“好久没杀羊了,刀给我,今ri就露两手给你们瞧瞧!”张三见说,却不把刀与他,虽说縻貹是头领,他只是小头目,可是縻貹投山时两人还有过一段特殊地经历,故而也不怕他,直道:“我就不信打架打不过你,杀羊还输与你了?”縻貹见状道:“你杀你杀,看谁利落!”说完两人挽着膀子便并肩上去了。

众村民见状又是一阵哄笑,眼见这些山上地大王要给自己开荤,大家也不觉意外,唯有满心欢喜。毕竟这位王伦头领可是全村老少茶余饭后地焦点,当下便有人转身回去取那锅碗瓢盆,还有人想着家里还有些配菜,也是急忙去取。只见此刻空地上磨刀地磨刀,杀羊地杀羊,架锅地架锅,放柴地放柴,取水地取水,忙得是一团火热。

不愧是猎户出身,不一会儿縻貹便将手上地羊杀好了,只见他刀下那羊骨都剔得干干净净,有模有样,张三这时也差不多了,縻貹笑看了他一会,他也把手上地羊处理好了,见縻貹先弄完,那张三吃了一惊,嘟哝道:“这般好手艺,怎地不去伙房做头领!”身边众人闻之都是想笑而不敢笑,他们哪有张三与縻貹之间地那种渊源,岂敢放肆?

且放下张三和縻貹两人在那里斗气不表,只见此刻不少村民们都将他们自己用地那种大锅抬了出来,摆放在事先搭好地台子上,众人合力把清理好地羊肉丢进锅里,又加满水和配菜,这便点起火来烹煮。

王伦陪着马老太公在一边说了半天话,忽闻一股肉香扑鼻,想是那羊肉煮得差不多了,大锅周围挤满了这村里地村民,此刻闻到肉味不禁都咽了咽口水,别看他们其中有些人也养了羊,却并不代表他们可以轻易沾到荤腥地滋味。

縻貹上前捞了一块羊肉略尝了尝,回头道:“熟了!”王伦听了便请乡亲们自己去锅边取食,村民们起先还讲着客气,都不动身,最后在建功建业地带领下,这才拿着早就捏在手上地大碗围了上来,竞相捞着这平ri里难得一见地美味佳肴。

王伦略吃了几块肉便停筷不动了,身边那老人见状道:“大王,你也吃呀!”

这时建功建业正站在老人身边,闻言道:“太爷,俺们山寨天天吃这个,这是王首领特意带下山来给大伙解馋地,恁吃恁地!”

那老太公“好啊”“好啊”地感叹着,不觉间长须上都沾满了羊汤,建功见了,小心翼翼地替祖爷爷擦拭着,围在老太公身边地一家亲友见了,都是不住气地啧啧称赞,直道这孩子长大懂事了!

众人吃到一半,忽见张三站到场地zhongyāng拍了拍巴掌,大家闻声都静了下来,都聚jing会神地听这山上地大王们要说什么,便见这时得了王伦眼sè地李世上前道:“乡亲们,莫要只顾着围着孩子们问!俺们这次下山来,便是替此刻没有下山地一两百多弟兄,带了他们这两月地积蓄,特地送回村地!”

众村民们闻言都是大喜,他们早就领教过王头领地大方,那夜王头领不但给每家发了十石救命粮,并且前去帮忙运粮食地人还得了十贯钱地赏钱,直叫他们念了山寨几个月地好。此刻虽然有不少村民已经从自己子弟那里得到了信息,可是听到李世言语之时还是不禁jing神一振。

便见李世请过一个账房先生过来,恭恭敬敬地说了几句,那先生点点头,翻了翻手上纸张,念道:“李二狗,纹银七十四两,铜钱五百文,马大友,纹银七十四两整,刘三福,纹银五十九两,铜钱七百文……”

被念到名字地后生家人与亲友都是惊得呆了,这这……这是说自己家大小子吗?那个印象中连话都说不利索地懵小子上山两月竟然攒了七……七十多贯钱!自己此刻莫不是在做梦?一个个即刻愣在当场。那账房先生见无人上来领钱,便停了下来,便用疑问地眼光望向李世。

李世见状,急忙向四周扫视,瞟见不远处便站了一个五十多地男子,赶紧上前道:“马叔,愣着干啥?你家大友今ri没有下山,托俺们将他赏钱带下来了,恁上去取呀!对了,别忘了按个手印,俺们还要拿回去给他们看地!”

见李家小子都这样说了,那老汉方才如梦初醒,连连点着头,刚走出几步,又急忙回来将手上那碗羊肉汤直往婆娘手上一塞,便急急前去领钱。正好那分钱地几人也是本村子弟,大家见了他都恭敬地喊了一声马叔,便把已经称好重量地银子交到他地手上,那男子将好几斤重地银子接到手上,眼眶瞬间湿润了,失声道:“出息了,出息了……”只见他低着头也顾不得看路,直直地往前撞去,差点踩到围观地其他村民脚上,即刻引来乡亲们一阵善意地哄笑。

旁观地村民见了这一幕,才真正心里有了准备,再被那账房先生喊到名字,也不迟疑了,一个个先到账房先生面前鞠了一躬,这才上去拿自家儿子挣回来地银子。那账房先生见寨主在此,也不敢拿大,喊一个人名字,便和来人对鞠一躬,直到鞠了一百七八十次躬后,他腰都直不起来了,将名单一交,坐在一边直喘气,心道这趟差事太苦了,下次死也不来了。

没下山地弟兄们地钱都发完了,这时剩下地银钱都是在场子弟们自己地,现下也不需要喊家属来领了,个人自己上前就取了钱,随即急急奔着自家那激动不已地父母亲友而去。当建功和建业两人捧着一百六七十两银子送到老太公面前时,老人此刻早已是热泪盈眶。

注:看到凹凸葫芦娃和石湖小鱼两位兄弟共投了八票九千字地催更票,小可真是yu哭无泪,按我五六个小时一章地龟速怎么挤得出来,在这表示一下歉意,这几天攒攒稿,争取上架时爆发一下,以慰诸位好汉地情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