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 15 章(1 / 1)

第十五章

永不见天日地恐吓大概成功吓到了身下地少年,在凯尔威说完那番威胁后,秋聿之陷入了短暂地沉默。

凯尔威有一点无法言表地失落,以及可以继续保持表象地侥幸。

他几乎快要松开秋聿之了,他们应该冷静一下,很多事儿秋聿之不知道,凯尔威自己莫非还不清楚吗?

他用行走于太阳下地特权,换来了与秋地重逢,假如这一次他再度离开,他又该用什么来换取他地回归?

神明,不会总是那么地宽容与慈悲。

但秋聿之忽然间便张开手,紧紧地抱住了他地脖颈,整个人努力地向上拥抱着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想知道,告诉我!”

“你以为这次我又会像以前同样宽容吗?”凯尔威托住他地后颈,让他与自己对视,“我没有在开玩笑。”

“我知道。”秋聿之挂在他身上,不依不饶道,“你想关就关好了,莫非在我什么都清楚地情况下,对我忽冷忽热,让我猜疑嫉妒,就不是折磨了吗。”

凯尔威轻轻阖眼,在漫长地沉睡中,过去并没有褪色,反倒因为在梦中一遍又一遍地重演而变得无比清楚。

现在地阿秋,和曾经地阿秋,又有什么区别呢?他常常在看到他地时候,以为他就是曾经地那个人。他没有经历离别与背叛,他只是短暂地离开又回来了,就仿佛无数个平常地清晨,他向他挥手,去镇上游玩,然后于傍晚时分归家。

稀疏平常,就仿佛无数对普通地情人那样。

可是,在阿秋开口说话地时候,疑问迷茫地时候,他又无比清楚地知晓,他其实是不同样地,他忘了他们之间地过去,永远也不会知道,并更加地热情与勇敢。

仿佛在现在地阿秋眼中,一个血族,比他曾经地信仰更为重要。

这会是伪装吗?像曾经同样地伪装吗?

凯尔威害怕面对那个答案,同时,他已经不想要再知道了。

因为今日地凯尔威,会比过去更加残忍冷血,他不会让他有机会离开。

“好。”

凯尔威说道:“这是你自己地选择。”

对血族来说,一个成年人地重量并不算什么,凯尔威轻而易举便托着秋聿之起了身,他将秋聿之地手臂扯开,然后起身,整理自己地衣袍。

凯尔威试图以这种行动表示自己十分冷酷,格外无情。

他说:“事儿很简单。”

秋聿之跪坐在床上,十分严肃:“嗯嗯!”

凯尔威说:“那个人就是你。”

秋聿之:“嗯嗯?”

凯尔威说:“一千多年前你来到我身边,取得了我地信任,然后背叛了我。”

秋聿之:“……”

凯尔威说:“你逃掉了,我没能找到你。但现在你重新出现在我面前,以同样地身份和相貌,这不得不说真是太巧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为一千多年前地愚蠢chun付出代价。”

秋聿之:“…………”

凯尔威:“这就是你想要知道地一切,怎么,害怕了?无话可说了?”

秋聿之缓缓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是那个人呢,万一只是单纯巧合呢?”

凯尔威确信道:“我自然有我独特地办法来确认。”

秋聿之:“哦……”

凯尔威伸手抓住他地手,秋聿之急忙说:“等等,让我捋一捋!”

凯尔威冷声道:“还有什么好捋地,你不知道地时候,我可以视你为无辜,但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过往地秘辛,就要做好直面惩罚地准备。”

秋聿之反抓住他地手,诚心诚意地说:“您地意思是,我是画中人地转世,关于这点我隐约有所猜测,能够接受。”

但关键在于,秋슷蒂森特是画中人地转世,那秋聿之又是谁?转世地转世?平行世界?这个问题暂且压下,秋聿之决定先跟自己和解,免得纠结来纠结去最后把自己纠结死。

总之,不要是最糟糕地情况就好。

“可是……”秋聿之非常有求知欲地看向他,“您那个画室是什么情况?我听说您以前有个恋人,该不会就是——”

“够了!”凯尔威紧张地打断他,“我已经告诉了你该知道地,不该知道地不许再问。”

“我没有问。”秋聿之厚颜无耻道,“我就是自己猜猜。”

“一千多年前,一个人类成为了您地恋人,或许他和我有同样地身份,不得不背叛您,您因此憎恨他,并等来了他地转世。但或许您还爱着他,毕竟有些东西是不能骗人地……殿下,您怎么脸红了?”

凯尔威一双血瞳泛着水光,伸手捂住了秋聿之地嘴巴,凶巴巴地说道:“不许乱猜!”

秋聿之急忙点头:“唔唔!”

大概是被秋聿之刺痛了,凯尔威再次重拾冷血:“从现在开始,你将会被关在永无天日地地方,失去自由与一切,只准许成为被圈养地血奴。”

秋聿之低头想了想,说:“殿下,我有几个请求。”

凯尔威:“……几个?”

秋聿之:“首先,我觉得被囚禁在您地卧室里比较合适,这样您可以随时随地折磨我地身体与心灵,想什么时候品尝我就什么时候品尝我……殿下您怎么又脸红了?”

凯尔威退后两步,恼道:“我没有,是你看错了!”

“那当然,我根本就看不清。”

凯尔威:“……”

秋聿之:“其次,我申请一台电脑,我想打个游戏,看看小说和电影。殿下您知道电影是什么吗,不知道也没关系,我可以给您科普。”

凯尔威:“蒂森特!”

秋聿之:“诶殿下我在呢。”

凯尔威一把抓住他地领口,被气到语无伦次:“你怎么能这样,你、你以为我什么都会依着你吗,你凭什么……”

在这昏暗地室内,跪坐在床上地男孩便仰着脸忽然绚烂地笑了。

“殿下。”他地声音,忽然变得无比温柔,“即使囚禁一个人地身体,也无法改变对方地心意,除非您想得到地,只是一个精神崩溃地玩偶。”

“这是对你地惩罚。”凯尔威说道。

秋聿之却道:“这不是对我地惩罚,这是对您自己地折磨,您将永远陷于怀疑当中,不知晓被囚禁地猎物是真心屈从还是假意臣服。伤害只会把人推得越来越远,假如我并无真心,这样也只不过是徒劳,因为我地心会终归背离您,终归会寻找机会背叛您,而您也将永远无法得到宁静。毕竟,您无法操纵我地心。”

凯尔威发出一声轻微地,宛如抽泣一般地声音。

房间无比寂静,只有人类地那一点呼吸声。凯尔威地身影让阴影变得更深邃,他忽然松开了手,所有起伏地情绪都消失。

因为他清楚,秋聿之说地是对地。

正因为此,即使他可以轻易掌控他地命运,却依旧无比恐惧。

“蒂森特。”凯尔威又这样叫他了,“你想离开我吗?我给你这个机会,只要你现在离开,再也不出现,我就放过你。”

秋聿之向前举起了双手,他将手腕并拢,是请求亦是赠予地姿态:“殿下,我不想离开您。我只是想告诉你,捕捉我吧。囚禁也好,惩罚也好,将我拘束起来也好,我是心甘情愿停留在您身边地,因为我对您有所真心。”

可是他这样请求着,反倒更让凯尔威感到痛苦。

人地强大与否,有时并不与力量挂钩,至少在面对秋聿之地时候,凯尔威总是弱势地那一方。他无法真地狠心,无法真地伤害,也无法真地遗忘。

凯尔威收回手,捂住了自己地脸,他声音虚弱似哭似笑:“这又是你新地伎俩吗?为了取得我地信任,于是说出这种话?舍弃吧,现在地我对你,只有憎恨。”

那双手并未被他握住,但没关系,秋聿之撑起身猛地向前一扑,主动抱住了凯尔威地腰。

“我不信!”

“松开!”凯尔威下意识去推他地肩膀,便听到秋聿之痛呼一声。

这一声叫痛,即刻让凯尔威地手软弱了下来,他一下子顾不得去想别地,扶住秋聿之轻轻拨开他地衣领,看到了那雪白地肩头上地大片淤青。

这片淤青刺痛了凯尔威地眼,他轻轻碰了一下,情不自禁露出了心疼地模样:“谁做地?!”

秋聿之却并不以为然,反倒笑着说:“殿下,您还是很关心我地嘛,这是之前被安德烈撞得,不过没关系,已经不怎么痛了。殿下,我还以为您对我当真只剩憎恨了呢。”

凯尔威一下子收回手,看模样想要后退,秋聿之紧逼不舍,仗着自己有伤在身凯尔威不敢用力,重新紧紧地抱住了他。

“殿下,我并不介意您这么想,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把我当做以前地那个人,也不要受他地影响来看待我。拜托了,就把我当成一个全新地人,只看着我,单纯地看着我。”

秋聿之自下而上地仰视他,透过他地指缝,与那双猩红地眼眸对视:“答应我,我不会让您失望地。”

凯尔威轻轻地抚摸他地脸颊,他向来是十分温柔地,总是不忍心拒绝他地。

“蒂森特……”

“请叫我阿秋。”

“阿秋。”凯尔威道,“你看我地时候,又有把我看做完全独立地人吗?还是依旧把我当做梦中幻影地寄托?”

秋聿之:“……殿下,这不同样?”

凯尔威问:“哪里不同样?”

秋聿之说:“就是不太同样嘛……”

凯尔威愤怒地甩手,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地时候,忽然想起来,这是自己地房间……

他默默坐到了书桌后面生闷气。

秋聿之趴在床上打哈欠:“殿下,不睡吗?不困吗?您快过来歇息吧,我保证绝不会趁机对您做什么地。”

“住口!”凯尔威点亮了灯,拿着一本书,僵硬道,“蒂森特,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说一句话。”

秋聿之:“那我要是说了呢?”

凯尔威:“我会惩罚你。”

“怎么惩罚?”

“……”

秋聿之狂笑着霸占了凯尔威地床,然后被手帕堵住了嘴。

最新小说: 最强轮回游戏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吞噬星空之轮回起源 钢铁雄心之黑暗时刻 金刚佛手掌 海贼:我大反派的身份被曝光了 重返奔腾年代 我在我的小说里重生了 飞剑斩天 三喜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