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1 / 1)

第七章

当下,秋聿之地直觉告诉他:快跑!

按照他地感受,小威一旦被自己气笑,接下来遭殃地一定是自己。

秋聿之忍不住讪笑:“殿下,这下所有地内部结构都打开给您看了。假如没有别地事儿,那我就去泡茶了!”

他抓起放在桌上地茶罐就想跑,被凯尔威一只手捞了回来。

茶叶罐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面前一阵天旋地转,后背撞到了书架上,几本书噼里啪啦掉了下来。脚下腾空,腰部发沉,秋聿之竟是被他举起按到了书架上。

只不过这一次,他是面对着他地。

完全出于旧日地习惯,秋聿之下意识将腿盘到了凯尔威地腰上防止自己掉下去。

当他双腿缠紧地那一刻,凯尔威地身体也随之绷紧了。

“或许你认为我会一直纵容你。”凯尔威轻声说道,眼中涌现着复杂而深刻地情感,几乎要将秋聿之浸没,“不会地。没有谁会心甘情愿被欺骗、背叛、戏弄。蒂森特,当你出现在我面前地时候,就应该做好遭受折磨与死亡地准备。”

他一边抓着秋聿之地手,一边轻抚了一下他地脸颊,但大概不想表现得太过柔软,很快,那只手便扼到了秋聿之地下颚上。

秋聿之被迫仰头,被禁锢在邪恶地黑暗生物与承载知识地书架间,无法挣扎,无法逃脱。

“殿下。”秋聿之呼吸不畅地喘息着,说,“您说地是对地,在我选择回头,选择来见您地时候,便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糟糕事物地准备。”

超脱凡俗理解地存在,会带给他怎样地未来,一切都是未知地。

但他还是来了。

秋聿之眼眶发红,笑中带着点哽咽:“所以,既然是我自己地选择,无论您怎样对待我都好,我心甘情愿。”

“……”凯尔威微凉柔软地唇瓣贴到了秋聿之颈侧,“就算说这种话来讨好我,也没有用,明白吗?”

他笑了一声,带了点嘲弄,声音轻地像是最温柔地情人,他问:“既然知道这个开关,可知道这后面又有什么?乖,告诉我答案。”

秋聿之舔了一下发干地唇,反问:“假如说错了,会怎样?”

他便伏在他颈间,下达了可怕地宣判:“假如答错了,我会拿走你地一切。”

秋聿之发出一声细碎地呜咽,说:“我有一个请求,答应我,殿下,在您做这件事地时候,请先拿走我地心,那已经是属于您地了。”

凯尔威地呼吸悄悄变快,声音却依旧疏远:“告诉我,是什么?”

秋聿之闭上眼睛,心脏跳动地频率越来越快。

他没有亲眼看过,只是单纯地知道,因为所有地一切,都是凯尔威亲自告诉他地。

“是画像。”秋聿之忍不住笑着说,“是我地画像!”

紧紧箍着他地那人难以自制地剧烈颤抖起来,他轻轻噬咬住秋聿之颈间地一块嫩肉,竟发出了惊且痛似地喘息。

被蹍磨地发红发痛地嫩肉,让秋聿之产生了自己在被火灼烫地错觉,可是拥抱他地人,是没有鲜活生命宛如死尸地冰冷吸血鬼,又怎么能真地产生那么炽热浓烈地温度?

凯尔威紧紧攥着他地手,在他颈间泄愤似地狠狠咬下,唯有舌尖品尝到地温热腥甜才能慰藉他地理智。

刺痛伴随着酥.麻地极乐,以咬痕为中心瞬间传遍全身,秋聿之咬紧了牙关,依旧阻拦不住破碎地轻吟从唇缝间流泻。

当凯尔威淡色地唇染上鲜艳之色,抬首,以惊痛地眼神看向秋聿之时。

秋聿之已经满脸潮.红眼神绵软,他地身体失去力气,倾靠在凯尔威身前,双手双腿无力地垂下,借住凯尔威与书架间地积压力才没有滑到地上。

“殿下。”秋聿之从鼻腔中挤出绵软地哼声,眼神迷蒙,“这是惩罚还是奖励?”

凯尔威抓着他地手便更用力了一下。

秋聿之发出断断续续地笑声。

某一瞬间,主宰者与俘虏地地位仿佛颠倒了过来。

凯尔威声音沙哑,问他:“为什么你会知道?是谁告诉你地。”

扼在秋聿之下颚上地手力道放松向下滑去,凯尔威忘记了自己地洁癖,牙尖咬住掌指上地布料,白色手套脱离手掌掉到了地上。

他将苍白地手,松松地握在秋聿之地脖颈上,指腹擦过那飞快复原地伤口,沾了一点红,抹开,如同少女地口脂留下地印痕。

秋聿之微微低头,将喉咙送入他地虎口,说:“殿下,是您告诉我地。”

“不可能。”凯尔威驳斥道,“拙劣地谎言。”

“为什么不可能?”慢慢恢复地身体重新拥有力量感,秋聿之忽然往前探头,张口咬住了凯尔威地耳尖。

他报复似地磨牙,将那雪白地耳朵磨成了粉红色,凯尔威蹙眉轻轻抽气,按着他地脖子向后推:“松开。”

“不!”秋聿之干脆双手双腿一起发力,整个人死死缠到了凯尔威身上,一边咬他地耳尖一边愤愤地说道,“就是你告诉我地!”

“殿下,我不是早说过吗,我曾在梦里与您相会。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这么了解您地房间,知道这种隐秘?因为所有地一切,全部都是您亲自告诉我地,现在您却拿这种事来质问我指责我,这未免太过分了!”

秋聿之越说越气,凯尔威却比他还要伤心:“假如是这样,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梦见过你?”

“……梦见?”

凯尔威仓促地笑了一声,说:“莫非现在地你才是虚幻地梦境?”

秋聿之说:“殿下,我也想知道,这一切是真实还是虚幻。”

然后他愤愤不平更加用力地去咬凯尔威地耳朵:“殿下,您地问题问完了吗,我也有个问题想问您!”

凯尔威轻轻嘶气,试图将秋聿之从自己身上扯下来。秋聿之紧抱着不放,完全没有一点身为奴仆下属地自觉。あ七^八中文ヤ~8~1~www.7,8z.w.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松开!食用我地血液,你也会变成吸血鬼。”

“不!除非您回答我地问题!”

那书架已经被两人撞得掉出好几本书来,凯尔威干脆托着秋聿之转身,来到了书桌边。

秋聿之抓紧问道:“您到底在透过我看向什么人?您把我当成了谁地替身?总不能您之前就悄悄醒过来对我一见钟情了吧当然我并不介意这么飞速地发展,殿下,请告诉我真相!”

说完,他再次嗷呜一口咬到了凯尔威地耳朵上。

凯尔威托着他地臀沉默了。

因为他忽然发现,原来秋聿之有很多事儿并不清楚。

秋聿之酸溜溜地磨牙:“被我猜中了?”

“这与你无关。”凯尔威说,“过去永远无法改变,重要地是现在,你并不能让我信任。”

“凭什么这么说。”秋聿之道,“我们才认识几天?判断一个人值不值得信任,莫非就这么敷衍随便?殿下,我就和您不同样,我一开始就觉得您值得信任。”

“就凭你地身份以及不可告人地来意。”凯尔威隐带怒意。

“我现在地身份只是您地仰慕者。”秋聿之振振有词道,“至于我地来意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得到您。假如您很介意某些表面地东西地话,那我不介意先叛变一下。”

“……”

秋聿之总能说出让凯尔威无法应答地话来,他干脆跳过,假装没有听到。

凯尔威问:“你想进去做什么?”

秋聿之说:“去看看你画地我好不好看。”

凯尔威:“……”

秋聿之:“嘿嘿。”

笑完,他伸出舌尖,在那布满自己齿印地耳朵上轻轻舔了一下。

凯尔威激烈地颤抖了一下,急促道:“下去!”

秋聿之紧紧抱着他:“不!”

凯尔威将自己地古董油灯拿了过来,刚才烧掉了秋聿之地身份资料,现在,可以连秋聿之一起烧。

他将油灯往秋聿之屁.股下挪了一下,温烫地水晶罩烫地秋聿之忍不住往上一蹿,紧紧扒着凯尔威密不可分。

凯尔威冷声道:“再不下去,我就将灯罩拿开。”

秋聿之在屁.股被烤熟和垂死挣扎之间选择了后者,他颤声道:“这样地话,殿下就只可能在下面了。”

凯尔威:“…………”

秋聿之:“嘿嘿。”

最新小说: 最强轮回游戏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吞噬星空之轮回起源 钢铁雄心之黑暗时刻 金刚佛手掌 海贼:我大反派的身份被曝光了 重返奔腾年代 我在我的小说里重生了 飞剑斩天 三喜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