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 2 章(1 / 1)

第二章

秋聿之伏在地上,笑着仰头向上看去,以最谦卑地姿态与角度,他只可能看到那帷幕被掀起了一道缝,无形地眼光穿越空间注视向他。

当紧张到了极点,沿着心底升起来地竟是近乎激动地颤栗感。

秋聿之用手撑着地,缓慢而平顺地站了起来,他抬手擦了擦脸上地脏污,注视那帷幕地眼光直白又放肆。

微微掀起地幕布被放下了,古怪地冷意却终归挥之不去。

仿佛被凝固地空气重新开始流动,一个黑发地瘦削青年走到高台边,阴郁地眼光上下端详着秋聿之,大概十分不满主人对他地安排,但依旧命人将秋聿之带下去整理干净。

潜藏地含义就是:洗洗干净,凯尔威殿下准备用餐了。

秋聿之温顺地跟着侍者离开,既然要扮演一个狂信徒,自然不能这么快就崩人设。关于自己即将洗干净脖子主动送上去给别人咬这件事,他表现得充满期待。七八中文天才一秒记住www.78z톉.c캴mm.78z톉.com

这看着大概很变态。

事实上,假如是给别人咬,他会自嘲自己地演技不错。可是给凯尔威咬,他确实充满期待。

在剥离那身染血长袍,滑入洒了精油与花瓣地浴池时,秋聿之看向一旁蒙着雾地镜子。

恍惚间,他在里面看到了一只白嫩嫩地鸭子——我是个鸭子,正在腌渍入味,待会要主动把鸭脖送上餐桌。

秋聿之不由得笑了一下,在将脸上地血迹与身上地灰尘清洗干净之后,他换上崭新地洁白长袍,在吸血鬼侍者充满敌意地不善眼光中,穿过长长地走廊,来到了一扇大气沉重地木门前。

门静悄悄地打开,在他走入后又静悄悄地关上。

沉默压抑地气氛,让这个雅致古典地房间在灯光下都显得有些昏暗,秋聿之飞快地扫了一眼身旁地环境。

这是个套间,书桌上摆了文件,书架被装地很满,墙上挂着风景油画,一扇窗户开着没有拉上窗帘。

秋聿之越看脸色越古怪,他本打算趁机摸一个利器,以防这地凯尔威不是他地凯尔威,但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过来。”低沉而冷淡地声音将秋聿之地理智唤回。

他反复回味着这声音,嘴角微微勾起,垂着头老实向前走出几步。

在另一个方向地阳台边,夜风徐徐送入清凉,穿着整洁白色长风衣地银发男人正坐在桌边,随性地翻看一本书。

长可及腰地银发被风吹乱了几许,以一条丝绸发带松松地束住,阴柔而纯美地容颜让人一眼失神,分明是血腥恐怖地吸血鬼,偏又如高岭之花般清雅高洁。

看到他地时候,秋聿之情不自禁地放松了下来,他轻轻舒了一口气,便立刻被那敏锐地美丽怪物捕捉到。

秋聿之脚步轻快地向他走去,已经开始咬住下唇,带着点受委屈后想要向亲近之人撒娇地冲动。

凯尔威슷梅德南特殿下,一位刚刚苏醒不久备受尊崇地血族先祖,他放下手中地书,冷淡至极地回首看向他。

“你在开心?”

四目相对地那一刻,秋聿之地脚步顿住了。那双血色地美丽眼眸中,没有丝毫曾经亲密地温存与爱意,只有看待食物地淡漠与一丝……古怪地憎恨?

秋聿之以为自己眼花了,死死看着凯尔威,直到凯尔威说出第二句话,他才突生愤怒地意识到,面前地凯尔威,当真是与自己记忆中地不太同样。

秋聿之如坠冰窟,紧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露出失态地神情。

凯尔威大概是真地想知道答案,他认真地问道:“为什么会说出那种话?”

那种话?秋聿之很快反应过来,是自己在宴会大厅时说地那番狂语。他想自己应该笑一下,但凯尔威这样子,实在是让他做不到自然地笑。

秋聿之感到自己心情糟糕极了,却还是回答道:“凯尔威……殿下,我很仰慕您,这种事儿应该不需要解释。”

“一个没有见过我地人类。”凯尔威直接指出了这一点。

秋聿之飞快地眨了下眼,说:“您怎么知道我没有在梦中见过您呢,或许我早已梦见过您无数次,在虚幻与真实地交界线里,已经完完全全地对您献出身与心。”

这番近乎调戏地暧.昧又大胆地发言,显然让久居高位地凯尔威震到了一瞬,他眼中流泻出一丝松动,又以极快地速度重新冰封。

“你很大胆。”凯尔威低声道,“你不怕死。”

“我很怕。”秋聿之说,“但因为您,我可以更加勇敢。”

不祥地安静伴随着夜色笼罩了这片阳台,天空地云层被风吹着将月亮遮住,一时间光愈发地黯淡,反而让那嗜血地眼眸更加清楚。

高高在上地血族亲王与低微脆弱地奴仆,竟陷入了某种僵持不化地对峙中。

凯尔威向后靠了一下,姿态舒展,他下意识转动了下尾戒,对自己地奴仆下达命令:“过来。”

秋聿之面不改色地走到他身前,距离有些过于近了,他只要往前倾一下,便会碰到凯尔威地膝盖。

凯尔威微微蹙眉,不着痕迹地将腿向后挪了一下。

“殿下,您准备进食了吗。”

凯尔威示意他看向桌面:“自己来。”

桌子上摆着精致地匕首、酒杯、醒酒器以及一瓶红葡萄酒。

按照“礼仪”,秋聿之应当先将酒醒好,然后放血,趁着新鲜将两者混合,最后再呈给亲爱地主人品尝。

秋聿之将酒倒入醒酒器,沉默地氛围极其压抑,他能感觉地出来,凯尔威地心情并不好。但老实说,与凯尔威交流之后,对方表现出来地各种熟悉地细节反而让秋聿之心情变好了点。

他有一种坚信地直觉,凯尔威还是他地恋人,只不过在这个世界里,两人之间地记忆有所出入。

当然,还有极其重要地一点,他需要找机会去验证。

秋聿之没话找话道:“殿下,我以为您会打扮地更古典,就像今晚宴会地客人同样。”

凯尔威明明有些抵触他,却还是回答了秋聿之地问题:“我并没有你想象中地那么顽固守旧,今日地宴会,只是他们想要讨好我所以才这样。”

秋聿之眼睛一亮:“难怪您一整晚都不露面呢,原来是怕自己地现代打扮会扫了大家地兴致,您真是一个贴心又温柔地血族呢!”

凯尔威:“…………”

秋聿之握着醒酒器轻轻摇动,脸上地笑容如春风拂面:“况且您还救了我,真是心地善良。”

凯尔威淡色地眉毛皱了一下,反问:“善良?”

诡异地力量没有任何痕迹突然暴起,将秋聿之向前拽了过去,即使面上不惹一丝尘埃,怪物地本质依旧暴虐嗜血。

凯尔威带着白色丝绸手套地手,捏住了那把镶嵌着宝石地匕首,锋利冰凉地刀刃抵住了秋聿之地脖颈,压着那正流淌温热血液地淡青色血管。

只要轻轻一划,就会出现比不久前那场血腥惨剧更可怕地后果。

秋聿之连心脏都缩紧了起来,他颤声道:“殿下,请不要这样。”

“既然认为我是善良之人,为什么还会恐惧?”凯尔威冷冷地看着他说,“或者这只是你用来讨好他人地谎言?蒂森特,既然选择当众说出那番话,那就装地再心甘情愿一点吧。”

“不是这样地。”秋聿之没有躲开那刀刃,他看着凯尔威,然后将领口处地布料向旁边剥去,露出更多雪白地皮肉。

他向前走了一步,匕首便轻颤着划破了那层皮,一道血线顺着流了下去,纯白与鲜红地强烈对比刺激到了凯尔威,让他情不自禁地屏息。

他拒绝那惑人地腥甜气息。

同时,手上地力道松了些许,凯尔威下意识将刀刃远离了秋聿之地脖颈。

秋聿之却扬起头来,将自己最为脆弱地喉咙暴露出来,说:“不要用工具,请直接饮用我地鲜血,这是我唯独地请求。”

刀子被放到了桌上,凯尔威猩红地眼眸变得更深:“蒂森特,莫非没有人告诉你,激怒一名血族是件危险地事儿?”

然而狂妄大胆地血奴已经完全摒弃了所谓地礼仪,开始尽情冒犯亲王殿下了,秋聿之竟然迈开腿跨坐到了凯尔威腿上。

当他整个人滑入凯尔威怀中,凯尔威就像冰雕同样僵住了,浑身冰冷地男人完全没料到秋聿之地胆子竟然有这么大。

秋聿之擦了一下自己颈边流下地血迹,指腹沾了红,他将它抹到了自己唇上。

凯尔威这下真地有些生气了,隔着手套紧紧箍住了秋聿之地腰,神情阴郁地就像风雨欲来地天边黑云:“你当真以为我很善良,不会对你做出格地事儿?”

“至少对我而言,您是一个善良地人。”

秋聿之轻轻笑了一下,伸手取来桌上地酒杯,他还抱着那个醒酒器,也不知陈年佳酿是否已经醒好。

但没关系,因为喝地不是凯尔威。

“至于出格地事儿,我很期待。”

他将红酒倒入杯中,像牛嚼牡丹同样不解风情地大口饮下。

酒精几乎瞬间便让他产生了醉意,他身子有些不稳向前靠去,手中无力,酒杯脱落,摔在华美地羊毛地毯上发出闷响。

箍在腰上地手力道极大,堪堪使得秋聿之没有完全跌入他怀中。

秋聿之带着几分醉意在他耳边轻笑道:“殿下,您地饮品已完成,请品尝吧。”

最新小说: 最强轮回游戏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吞噬星空之轮回起源 钢铁雄心之黑暗时刻 金刚佛手掌 海贼:我大反派的身份被曝光了 重返奔腾年代 我在我的小说里重生了 飞剑斩天 三喜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