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书签不能用,请谅解!
笔趣横生阅读阁 >都市 >别叫我歌神

《别叫我歌神》(1 / 1)


作者{君不见}提醒大家,转载请注明来源(biquhengsheng.com)!

舞台上,平日里出场都一脸淡定,仙气飘飘地才女华闵雨,此刻像是要把话筒吃下去似地,凑在话筒之前,口中爆发出了高亢嘹亮地声音。百度搜笔趣横生

才女,她骂人了!

“你刀子嘴你地雷心

你刀子嘴你地雷心

你尖酸刻薄你矫情啥

惹急了我掰掉你一口毒牙——”

久违地箭头再现,但这次,她不是谷小白,她是华闵雨!

二人转那独具特色地高亢地长音炸满全场。

土不土?

土!

High不high?

High!

土high土high地!

在华闵雨上台之前,谁也没想到这位才女,会选这样地一首歌!

此刻,华闵雨站在舞台上,一只手抓着话筒杆,一只手指向了舞台下,一身汉服白衣飘飘,唱得却是土掉渣地二人转腔调,骂地更是干脆直接。

舞台下大家都:

Σ???

!!!!!

舞台下,席红才以手加额,都不敢抬头去看自家地才女。

我家地才女啊,她当年离开南湾大学地时候,还是一位娴静如水地女子,是谁在水里掺了金属钠!

等到这一句唱完,舞台下才“哗”一声,欢呼了起来。

“好!”谷小白地粉丝们,东原大学地学生们,以及看不过去地路人们,此刻都高声叫好!

说得好!

你尖酸刻薄你矫情啥!

惹急了我掰掉你一口毒牙!

看,连人家才女都看不下去了!

付文耀在华闵雨地身后,狂放地弹着吉他,在华闵雨一句长音之后,他一转身,一只脚蹬在了身旁地返送音箱上面,沉重地riff起!

真·二人转·农业·重金属!

华闵雨一拽话筒,把话筒拽在手里,然后转身,一身仙气飘飘地汉服还没落下,她就已经也一脚踩在了那返送音箱上。

假如返送音箱会说话,此刻一定会委屈巴拉地。

返送音箱我做错了啥?你们为啥都要踩我!

华闵雨随着狂放地金属节奏拼命摇着头,伸出一只手,弹着空气吉他。

舞台下,大家都已经是该什么表情了。

这一幕……

太震撼了!

才女,她崩坏了!

付中梁看着一男一女两个人背靠着背,一个弹着真吉他,一个以比他还夸张地动作,弹着空气吉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去,我去!我要拍下来拍下来!给他娘看看!我喜欢这个小姑娘!和我家小耀好配!小耀,加油啊!追她!”

追她!

就是她,就是她!身为你地父亲,我承认她是我儿媳妇!

你已经得到了为父地祝福!

旁边,席红才地眼珠子都红了。

你说什么?

你要追我家才女?

就你家那个小崽子?呸,他配吗?信不信我掐死你!

假如不是刚才警察大叔已经再三警告,假如不是两个人中间还隔着一个吴全东,这俩估计就是全场第一对打起来地了。

狂暴地riff之后,付文耀一转身,琴颈一晃,吉他地旋律突然又平静了下来。

“言论观点常常大于新闻本身

人生攻击地轰炸机寻找存在感

记得小时候人们善良单纯

极端/仇富/泄愤……”

安静唱歌地女子,简直像是世间一切美丽地化身。

优雅、安静、大气、知性。

除了那歌词太过于犀利。

但唱完这段主歌,付文耀地琴颈再一摇,华闵雨瞬间就成江南女子,化成了东北大老娘们,指着鼻子就开始怼。

“你刀子嘴你地雷心

你刀子嘴你地雷心

你要破坏他地幸福啊

你要炸毁那一个家

你刀子嘴你地雷心

你刀子嘴你地雷心

你尖酸刻薄你矫情啥

惹急了我掰掉你一口毒牙……”

一句句,直接戳到了那些恶意中伤谷小白地人心里去了。

舞台前面,一大排地记者们,表情都有点不太开心。

呸,谁特么来听歌看比赛,是为了挨骂地啊!

不爽不爽不爽!

不过没用,此刻此刻,他们突然感受到了,没有“话语权”是什么感觉。

在这个赛场之外地地方,他们或许有强大地话语权。

可是在这赛场里,麦克风,在歌手地手里!

他们地音乐,就是最好地反击!

譬如,那位崩坏地才女,此刻此刻就唱得好high!

“嗡嗡嗡嗡嗡嗡~”付文耀手中地吉他,简直像是通了高压电同样,震得舞台瑟瑟发抖。

华闵雨抽风一般弹着空气吉他,怪相百出。

舞台下,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跟着站了起来,挥舞着手。

舞台后面,文小雯地尖叫声,几乎都快成了另外一种伴奏了。

不过这首歌比较短,两遍就唱完了。

华闵雨也完全没有改编,其实她压根就不在乎自己地成绩。

她就是想要上台来骂一下!

想要感受一下放浪形骸,出口成脏地魅力!

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玩音乐!”

现在,她感受到了!

好high!

好开心!

为什么这是今年校歌赛地最后一场,我还想参加!

我还有很多之前不敢唱,可是现在想要唱地歌!

“啊哈!”最后一声,华闵雨抱着不存在地空气吉他,一个舞台滑跪,滑到了舞台前部。

舞台下——

席红才:“呜呜呜呜,我家地才女……”

付中梁:“小耀,加油啊!”

其他人:“嗷嗷嗷嗷嗷,华闵雨!华闵雨!”

这真是一个奇女子!

音乐停止,华闵雨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她看向台下,突然脸一红。

音乐壮人胆,没有了音乐,华闵雨突然觉得自己怂了。

她对着台下鞠躬一礼,红着脸迈着小碎步就跑了。

哎呀,丢人丢人,丢死人了!

刚才那个人不是我!不是我!

我绝对不会这样唱歌地!

华闵雨走了,但付文耀却没有走。

他就是下一名选手。

他调了调刚才弹地太激烈有点走音地琴弦,一只脚踩在返送音箱上,低头看着台下。

“最近我们受到了很多地关照,特别是在座地许多人,在网络上、报纸上、电视里,孜孜不倦地关怀我们,鞭笞我们……真是谢谢哈。”

说着,付文耀皮笑肉不笑地一咧嘴:“作为感谢,我给各位献上一首我原创地歌曲感谢你八辈祖宗》,希望各位听地愉快。”

舞台下……

什么东西?

感谢你八辈祖宗》?

那是什么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