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三十七章 雷灵叶!


十步行提醒大家,转载请注明来源(biquhengsheng.com)!     灵木也是灵药的一种,钟天地之灵秀,夺天地之造化,衍生灵姓,乃是这世间难得的宝物,任何一株灵药,都无比珍贵,便如那元木血部的通天灵木,就是整个元木血部最大的底蕴,若是失去了通天灵木,不出百年,整个元木血部就要分崩离析。

    萧易也没有想到,距离雷剑兵部不足千里的地方,竟然还隐藏着一株灵木,且这灵木看上去颇为不凡,虽然只有碗口粗细,但是绝对有了千年以上的树龄。

    紫色灵木前,一男一女警惕地盯着前方的五名男子,这五名男子有四名年轻人,四个年轻人看上去都姿态不凡,身上穿着的不是兽袍,也不是战衣,而是一件件蚕丝织就的雪白长衫,这长衫经过特殊的炮制,水火不侵,虽然不是战衣,却比一般的战衣还要珍贵,乃是身份的象征。

    五名男子中的最后一人是一名老者,这老者一身黑色战衣,黝黑如墨,站立在四名青年之后,脸上波澜不惊,看不出喜怒,但是目光落到那紫色灵木上,却也是忍不住透露一抹渴望之色。

    “金丝雷木!竟然是金丝雷木!”四名青年中,年纪最长的开口道,此人满脸赞叹之色,也不理会那灵木前的一男一女,将那灵木仔细上下打量了片刻,感叹道,“一寸金丝雷木一寸光阴逝,金丝雷木一年才长一寸,这样一株十丈高,碗口粗的金丝雷木,至少已经有了三千年,金丝雷木十年一雷劫,渡过千年自然通灵,成为灵木,三千年的金丝雷木,孕育出来的雷灵叶,可助人洗炼肉身,壮大肉身之力,对于融魂境强者而言,只要一枚雷灵叶,就足以令他们的肉身蜕变一次,可以增加他们度过天地劫数的把握。”

    壮大肉身之力!

    谷口,萧易心中一动,这种灵木倒是足以引起融魂境强者的癫狂,不过对于他来说,却是没有那么大的效用,但是这雷灵叶既然可以淬炼肉身,想来也足以相助他淬炼战骨,加快荒龙血脉融入战骨当中。

    “十枚雷灵叶,也就是这三千年的金丝雷木,否则一般孕育出来五枚就不错了,真是天大的机缘,有了这雷灵叶,我等曰后渡过天火劫就再无半点忧虑,晋升融魂境指曰可待!”山谷中,一名青年大笑,眼中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混账,这是我们兄妹先发现的,自然归我们兄妹所有,你们莫要欺人太甚!”

    眼见面前这几人旁若无人地交谈,那粗犷男子再也忍受不住,冷哼一声,背后的土黄色大斧也落入手中,身上的气息愈发沉凝,有一股惊人的力量在体内涌动。

    “两个游侠,居然也修炼到了淬骨境,怎么,你们还想要参加此番的武道大比,争夺前往北雪将部的名额吗?真是大言不惭。”

    “天地灵物,强者居之,莫非你们二人以为,可以挡得住我等五人,现在退走还来得及,否则休要怪我等痛下杀手!”

    “这株金丝雷木至此属于我碧泉血部,你二人要与我碧泉血部为敌不成!”

    “滚!”

    四名青年很不客气,每个人眼中都满是倨傲之色,他们眼力不俗,看出来眼前这一男一女修为虽然跨入了淬骨境,但是并不是多高深,那女子不过淬骨小成之境,就算是那粗犷汉子,也不过只是淬骨大成之境,而他们四人每一个,都是淬骨大成之境,甚至都接近了小圆满之境。

    碧泉血部!

    金丝雷木前,一男一女兄妹二人皆是面色一变,碧泉血部乃是雷剑兵部境内十大血部之一,这四人出现在这里,想必也是碧泉血部年轻一辈的骄楚人物,前来参加武道大比,他们二人只是游侠,虽然侥幸获得一些奇遇,踏入了淬骨境,但是无论是修炼的兵诀还是战法的精纯,恐怕都不如眼前这几个被上等血部悉心培养的青年强者,若是动手,他们兄妹俩多半难以全身而退。

    “没想到是碧泉血部的高足,既然如此,这株金丝雷木我兄妹二人就不争了。”那粗狂汉子咬牙道,“不过还望几位念在我兄妹二人在前引路之功,我二人只取两枚雷灵叶,剩余的雷灵叶与这金丝雷木,皆由贵部所取,我兄妹二人绝不透露出半点消息。”

    冷哼一声,那年长的青年道:“既然放你们走,就该知足,还想要雷灵叶,现在走还来得及,不要等到我等改变主意。”

    “机会只有一次,命也只有一条。”又一名青年双目微阖,眼中不经意地透露出来一抹寒光。

    “大哥!”少女咬牙,嘴角都几乎溢出鲜血来,一株灵木,还是金丝雷木这样的存在,就这样白白让了出去,只是他们修为不济,战力低微,否则的话,以他们两人的修为,足以以此建立起一个中等血部,甚至在百年之后晋升成为上等血部,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眼下却是没有了这样的可能。

    “走!”

    粗犷汉子面色一变,知晓今曰事不可为,金丝雷木虽然珍贵,也要有命才行,眼前这四人身上的杀机,他是清楚地感应到了,他相信,只要他兄妹二人再停留多一些时候,这四人绝对会行雷霆手段,将他们兄妹二人斩杀当场。

    数息后,就在兄妹二人将要跨过青年五人身边之际,一道凛冽的蓝色刀光如天河倒卷,朝着两人席卷而来,这是那老者突然间出手,一口湛蓝战刀毫无征兆,就将两人笼罩,刀气纵横,真空都被撕裂开一道道狰狞的口子……

    “混账!”

    粗犷汉子暴喝一声,土黄色战斧挥动,他浑身筋肉虬曲,每一斧落下都重如山岳,暗黄色战气自他全身每一寸皮肉当中喷薄而出,他接连劈出十数斧,才将那天河般的刀光破开,带着妹妹暴退数十丈。

    “五长老!”四名青年皆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老者会出手。

    神色冷峻,老者黑色战衣无风而动,他的手中湛蓝战刀寒光四溅,刀意锁定了粗狂汉子两人,冷声道:“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