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两百六十九章 剑王!


十步行提醒大家,转载请注明来源(biquhengsheng.com)!     然而,仅仅只是短暂的半炷香光景,幽静的空间黑河上,又再次掀起了波澜。

    有清晰的马蹄声自远方而来,那是一匹天马,却血肉尽销,只剩下雪白骸骨,七对天翅扇动,有风声呜咽,于这静谧的洞虚世界,显得尤为的惊悚。

    在那空洞的眼眶中,紫色瞳光无神,虽有灵光,却无生命气机,仿佛一具行尸走肉,早已失去了灵魂。

    嘶!

    强如冰河剑圣五人,亦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五人隐隐察觉到不对,今日过于异常了,原本纪元之末到来,为防横生变肘,大太上赐下斗战王船,这一条空间黑河早已行走多年,理应风平浪静,此时却是凶物齐出,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双可怕的眼睛盯住了他们。

    “不好,看来早有人算计好了一切!”

    一名长老沉声道,脸色很不好看,步入轮回多年,圣者气运昌隆,对于己身命运轨迹感应之深,几乎到了闻险而避之境,这诸多异常,顿时令其心生不祥之感。

    “先出去,另行择路而行!”

    五位长老相视一眼,同时催动战圣气,五大圣者联手,更是全力出手,即便没有兵魂相助,亦可令王兵短暂复苏,迸发出可怕的威能。

    轰!

    一瞬间,斗战王船复苏,王者气机交织,船首乌黑的金属角如一口绝世神剑,刺向了虚空壁垒。

    锵!

    火星四溅,斗战王船一震,居然没有能够刺穿空间壁垒。唯有火星四溅。每一枚火星都如同一轮轮太阳。灼热而炽烈,散发出无尽神辉。

    什么!

    不仅仅是诸多年轻强者,就是五位圣者也是心神一震,并非是斗战王船不够强,眼下几乎被截断的空间黑河就足以说明一切,深不见底的空间黑河,在这一击之下几乎断成两截,黑河水两分。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沟壑,如隐匿的凶残的猛兽的口。

    哐!

    即刻,斗战王船巨震,那是白骨天马,扇动着七对白骨天翅,如一座大山撞了过来。

    船体剧震,诸人踉跄摇晃,脸色都不好看,事实上,即便是五位长老。也身形摇晃,这样的碰撞。即便是圣者也难以稳住身形。

    “有人封锁了虚空!”

    冰河剑圣目光冷厉,心神无比沉重,连斗战王船都难以撕裂虚空,即便五人联手,也只能勉强令其复苏,但是王兵就是王兵,即便是圣人,若无必要,也不会轻易交手。

    咚!咚!咚!

    不多时,就有脚步声自远方响起,所有人都寒毛直竖,这脚步声太宏大了,四方洞虚世界都好像在颤动,每一步都隐隐与众人的心跳相合,令人呼吸凝滞。

    很快,一道身影就显现在众人面前,一个看上去有些邋遢的身影,一头灰白长发肆意披散,一身灰色兽袍残破不堪,隐约似乎是一名中年男子,却显得异常的苍老,不过身姿挺拔而雄健,远远向众人走来,仿佛与天齐高,那种气息即便被斗战王船阻隔了,也依旧令人窒息。

    印无疆瞳孔收缩,这样的气息他太熟悉了,因为身在部族,他得到重视,每年都能够被指点数日。

    萧易也是心中一动,即便心灵在颤栗,脑海中的记忆依旧如潮水一般涌现。

    在那如同梦噩般的远古龙洞中,四大人王降临,王者气机压断山岳,搅动天地风云。

    “果然不知道是哪个小部落的游民,修行常识匮乏,没有半点修为不说,连仙与人都分不清。”天马背上,那老者看着萧易,沉声道,“不管你是哪个部落的,还是闲散游民都要记住,仙是我人族大敌之一,仙族身上有仙气,在我人界大地无所遁形,可以轻易分辨,你这小儿,若是你日后有机会成为我人族战兵,域外百界大族不分辨清楚,如何抗敌!”

    “小友,你替我们进去将那枚荒龙蛋取出,我天斧王可以收你进入我天斧王部,成为天斧族人,并在你开天境前,助你凝聚兵血,成为我人族战师统兵。”

    “晋升所需,我烈阳王部承担两成半。”

    “我刀灵王部同样如此。”

    “还有我山河王部,你不必猜测什么,我四人的确无法进入这神禁,不过你一介凡身,这洞中之物于你无用,但是那荒龙蛋若是成长,必可对我人族北荒西域战局有大用,所以,人要知足,明大义,懂取舍,你听懂了吗?”

    萧易很难想象,若是当初的四大人王再见到他,会有怎样的反应,曾几何时,一头尚未出世的幼年兽王就这样被自己生生吞食,而眼下,自己也要进入冤魂海,去别人争夺机缘造化。

    此刻,即便时隔多年,几位人王的声音依旧铭刻在心灵深处,那是他永远也忘不了的一刻,平生第一次尝试到绝望的滋味。

    “你们四人可能掌握时空?”

    “你居然知道时空,看来你并不是个普通的游民,只是我很好奇,你是如何避过我等的感知,进入到这龙洞之中的。”

    “你天真了,人皇也不能掌握时空,人有寿终正寝,皇者也不例外,若是可以掌握时空,就掌握了长生,可以永恒不灭。”

    人王的语气铿锵,没有半点迟疑,很坚定也很肯定,也正是从那一天开始,萧易在心中埋下了野望,或许后世的历史过于浅薄,比不上这片远古大地动辄数以万年的岁月,但在后世,没有人信命,尤其是步入了科技大时代,诸多道统更是遭受了莫大的冲击,人讲理性,讲前因后果,不重气运,不信天地,不敬鬼神,人们只相信自己。

    人定胜天!

    这就是两个时代的根本不同,而在骨子里,萧易流淌的,也是同样的热血。

    ……

    “人王!”

    一位长老终于忍不住惊呼,怎么也没有想到,此刻出手的,居然是一位真正的王者。

    轰!

    斗战王船再次复苏,一股同样宏大的气机升起,白骨天马被一下震飞出去数里之遥,但令人震惊的是,其周身莹白神辉闪烁,竟是毫发无损。

    黑色龙柱轻鸣,属于斗战王船的兵魂再一次走出来,青年的背影仿佛挤满了整个世界,深邃的眸子似乎有日月星辰幻灭,盯住了远方行来的中年男子。

    中年人的速度很快,几乎在数步之间就来到了王船前方,不足丈许高的身影,在众人的眼中却好像天界的神山一般巍峨,显化在每个人的心灵世界。

    灰白色长发有些散乱,中年满脸枯草般的胡须,同样呈现出灰白色,仿佛被耗尽了生命力,但是斗战王船上,即便是诸多年轻强者,也能够感受到那一具身体中蕴藏的气血,磅礴如汪洋,浩瀚如星空。

    好像一座天地洪炉屹立在洞虚世界,整条斗战王船在这一刻都摇晃起来。

    “人族的王者,为何拦住我的去路。”

    斗战兵魂的声音响起,如刀剑铿锵,响彻在整片洞虚世界的上空。

    “我要几个人。”

    中年人缓缓抬头,灰白色长发散开,终于露出了一双略显浑浊的眸子,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变化,仿佛一切都被埋葬。

    “剑王!”

    几乎在瞬间,冰河剑圣浑身一震,瞳孔深处显现出来难以置信之色。

    其他四位长老也几乎在闻言的瞬间神色大变,全都显露出来惊恐之色,强如圣者的意志,也不能够抑制心灵深处滋生的恐惧。

    烈青衣沉寂的眸子一下迸射出惊人的光芒,周身有剑鸣若隐若现。

    除此之外,很多年轻强者露出惊悚之色,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是剑王拦路。

    “剑王,剑道王者,以剑为名,我西域战皇殿有刀圣,以刀为名,为刀中圣者,剑王以剑为名,亦是剑中王者。”

    “传说放眼整个人族,诸王之中,单论剑道,无人可出剑王左右。”

    “只是有传闻,剑王叛乱,反出中域百界山脉,为我人族叛逆……”

    有王部传人目光沉凝,道出一些秘辛,身在无上王部,他们知晓很多不为人知的隐秘,如萧易与冷月长轩等人,或是游侠,或是出身将部,修行至今,真正获知的隐秘与传说,实在是太少太少。

    “因何而叛?”

    有人不信,身为人王,岂能不知大义,遑论反出中域百界山脉,如果说中域是整个北荒的无人区,那么百界山脉就是中域的禁地,没有生灵进入其中可以活着出来,那是埋葬镇压百界残魂之地,每一个负责看守的人族强者,都是心志坚凝之辈,甚至很多人都曾镇压天路,对人族有不小的功绩,不用说是人王,这样的人物会是人族叛逆,有人打心里不愿意相信。

    “勾结妖族,打破锁妖山,杀死三十四位镇守圣者,其中包括两位圣人。”

    开口的是烈青衣,他语气平静,眸光却愈发犀利,有一种慑人的气韵。(第二更还是早不了,十步很努力了,下班刚回来就开始写,期间冲了个澡,吃了几口饭就没动过,第二更争取在凌晨一点半送上,大家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