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横生小说网-全本txt免费小说阅读阁 > 人皇 > 第一百一十章 修复石镜!

第一百一十章 修复石镜!


十步行提醒大家,转载请注明来源(biquhengsheng.com)!     汪洋大界植落,洪水滔天,席卷天地,当场将石族大能淹没,等到洪水退尽,虚空中什么也没有留下。

    嗡!

    九天之上忽然生出一股浩大的波动,冥冥之中,一股伟岸的意志在人间显化,一缕缕银色瑞气自天穹深处垂落下来,若天河倒挂,滴落下界,最终百川归海,全部没入了青葫剑主的眉心中。

    这是惊人的一幕,四方诸多尊者皆震动,一尊大能,就这样陨落在了面前,青葫剑主的强大深入人心,这是位列天榜的强者,放眼整个北荒西域,都有着不弱的声名。

    “这是,战名!”

    倏尔,萧易目光一凝,盯住了青葫剑主眉心处,那里有两枚古篆字在显化,沉浮,闪烁银辉,璀璨若星辰,透发出来一股难言的戚严气势,更有一种惨烈的血腥气,若有若无的散溢出来

    “白银战名!”

    有老辈尊者低喝,眼中显现出来尖惊之色,这要受到人界多少眷顾,气运加持,才能够成就一方白银战名。

    数息后,战名隐去,青葫剑主收起轮回石眼,他目光扫过四方,轻轻点头,而后在落到幼年踏宇驹身上时轻咦一声,瞳孔深处透出一抹诧异之色,显然是察觉了什么,不过很快,他嘴角就泛起一抹微不可查的笑容。

    “你,很好。”

    青葫剑主说完,眼前的虚空裂开一道口子,漆黑的空间裂缝足有一丈高,却没有半点吞噬之力传递出来,他一步迈入其中,宇间裂缝愈合,很快恢复如初。

    诸多尊者面面相觑,唯有萧易明白,这句话是谁给他听的,因为声音直接在他的心灵世界中响起。

    而后,一块块碎骨被聚集,这是陨落的尊者,生命凋零,前一刻还相互争锋,这一刻就生死相隔,生命的脆弱令萧易感到了一种麻木。

    不过很快他就驱逐了这些杂念,想要回到后世,他要走的路还很长,唯有足够强大,才能够修复石镜,夺取到更多的资源。

    事实上,眼下萧易已经看到了希望,因为随着他迈入辟地境,石镜的修复已经步入了正轨,而今剩余的裂痕只剩下了九百余条,不过裂痕愈少,消耗的精气灵元也愈发海量,保守估计,若是以下品灵石修复,最少也要一千万。

    一千万下品灵石,就算是倾尽一方将部,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底蕴。

    而今萧易也得悉,灵石同样分为下品、中品、上品以及极品之分,一百下品灵石等同一枚中品灵石,一万下品灵石等同一枚上品灵石,不过就算是一千万下品灵石,也很难换取到一枚极品灵石。

    “一千万下品灵石,或者一块极品灵石,我就能完全修复石镜,不过这也仅仅只是估计,真正的消耗,只会多不会少。”

    萧易深吸一口气,这是一条漫长的积累之路,不过总算看到了尽头,如今已经过去了近六今年头,若冇是在后世,一个新生儿,从呱呱落地到步入小学,也就是六年,对于凡人通常不足百年的寿命而言,六年已经是一段很漫长的岁月。

    轰隆隆!

    碎石滚落,最终填满了一座活火山,诸多尊者上前行礼,或许此前并不友好,但是此刻都有一种莫名的悲戚。

    “还有最后三个名额,没有人去取吗?”

    有尊者开口,很多人都叹息,随后看向了萧易四人,眼下,真正活下来的就只剩下了这四人。

    “火道神华于我己无用。”

    元化天道,他手持原始神鼎,刚刚更是以一己之力挡住了轮回石眼,此刻站立在那里,就算是诸多尊者面对他,也感到一种源自内心的敬畏。

    “我要修复神刀。”

    天火刀离恨开口,她冰肌玉骨,有倾世之姿,而后转身走下了天坑,天火刀对准了那金色狻猊,身化虹光,如一枚火流星坠落了下去。

    噗!

    一片金雨坠落,即便是重伤,天兵神刀在手,离恨的战力也攀升到了一种可怕的境地,非是开天境大能难以镇压她,金色狻猊再强也没有能够挡住一刀。

    少女再次沉入了一片岩浆湖,金色神息蒸腾,那一片湖域瑞气缭绕,宛若天界神池。

    略一沉吟,萧易迈步,元化天微微挑眉,却也没有多说什么,不多时,天坑之下传递出来浩大苟波动,一轮神月当空,金光如水,散发出来古老沧桑的气息,这是神凰轮,源自太古神凰的血脉后裔,苍鸾与火凤,再次重现了这一禁忌神术。

    萧易身如金鹏,血气若荒龙,两种拳势交织,虚空中顿时浮现出来两条虚幻的道轨,这是九阳之道与风之道。

    老辈尊者莫不骇然,尊者中或许有绝顶强者可以领悟道痕,那是比大圆满更加深湛的道理,不过能够形成道轨雏形的,通常而言那是属于大能的领域。

    两股拳力太刚猛了,伴随着鹏吼龙啸,神月崩碎,苍鸾与火凤冲天,而后爆碎成漫天光雨。

    萧易沐浴金色光雨落入岩浆湖,整个人散发出来一股难言的戚势,直到身影完全消失,很多尊者才回过神来。

    “或许可以与最强的那几人一争高下。”

    “就算有所不及也绝对差距不远,冤魂海的名额,以这三人的手段,多半不是问题,只是年轻一辈争锋,争的不仅仅是虚名,也是气运、大势,一条路上问鼎,裹挟大势冲上更高峰,若不能同辈问鼎,又如何在冤魂海中百册争流,夺取百兽岛的机陈”

    “这是大势之争,冤魂海中争渡,百年岁月一轮回,数万年来,从中走出过不少大能,乃至是轮回圣者、圣人,不过真正成王者几何,我北荒西域,也就是山河玉天斧玉灵刀王和烈阳剑王四人尔。”

    诸多尊者一时间没有退去,这一片焦土今日染血过多,很多年过去,都将成为他们心灵深处难以磨灭的记忆,他们在这里逗留,亦是在磨砺心灵,正视这一片染血地,激发出心灵深处更强的战意。

    天坑之下,岩浆湖内。

    萧易盘膝而坐,他肌体晶莹,浑身流淌赤霞,晶莹瑰丽,如血钻一般,散发出来强大的气息,这一种气血令人心惊,即便相隔数里,在诸多尊者的感应中,那岩浆湖中也好像蛰伏了一头真正的幼年兽王,或许不能相提并论,但是那种气血与肉身绝对相差不远。

    如元化天也是神色凝重,这一次,他从萧易身上感受到了真正的不同,就好像一枚莲子,生在浑浊的淤泥中,忽然得到了养分,出淤泥而不染,结出了莹白的花骨朵。

    不过这花骨朵最终能够开出什么样的花,却是难以预料,未来有着太多的未知,不过元化天知道,萧易似乎已经寻到了自己的路。

    很多人修行,修为越来越强,却不知道自己的路,最终迷失方向,修为凝滞,难以精进,这路是一种方向,更是一种意志,一种道,或者说是一种执念。

    就好像栽种草药一样,知道需要栽种什么草药,才能够选择相应的培育之法,否则即便种出来,也是良莠不齐,或者根本栽种不活,甚至到了最后,成了无用的废药,堆积成山,却百无一用。

    金色岩浆湖底。

    萧易胸口有金光沉浮,一股古拙的气机缓缓流淌,隐约可以看到一口石镜,上冇面密布裂纹,而在萧易苟眉心处,同样有一口黄金神镜在沉浮,宛若一枚金色竖眼,镜身的裂纹,与胸口的石镜一一对应。

    此刻,火道神华若金玉一般,晶莹无瑕,散发出浓烈的神性气息,而后一缕缕没入萧易胸口,被石镜吞噬,一条裂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紧接着又是第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