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睁开眼,梁欢看到绢花缎的帐幔。她摸摸自己,是十岁女童的脸。她记得,再过两年,会有一个江湖玄师上门。算命的说,她有皇后之命。只是算命的没说,她的皇后没当几天,就被皇帝仍在冷宫,饿死烧死在无人的夜晚,...
父亲站错队伍,陈棠梨十一岁入浣衣局,度过青春时光,也磨掉少年心性。太子赵元初生来两副面孔,外间闻太子良善温和,是世上最良善之人。陈棠梨因机缘入东宫后,太子在她面前展现出的张牙舞爪。棠梨摇头轻叹。说好的君子皎洁如珠玉呢!说好的良善又温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