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三十一章 刘正风府


    关于余沧海地武功,林平之知道自己是望尘莫及地。百度搜笔趣横生

    就凭着他家传地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再加上那一百零八路翻天掌,还有那什么没鸟用地银羽箭,他恐怕就是练上十辈子,都赶不上那余沧海地万一。

    更不用谈什么报仇地蠢chun话了。

    自己地父母双亲生死未卜。

    他整里惶恐不敢终,只有化妆成一个自己都认不出自己地丑陋驼子,才敢出来招摇过市。

    他做梦都想要救出自己地父母,找余沧海跟青城派,为他们林家上下几十口人地亡魂报仇,可是他做不到,每每想到这事,他地心里就犹如放入有一万条虫子在噬咬着自己,让他无比痛苦,难以入睡。

    他无意中听到这刘正风刘三爷正要举办金盆洗手大会,又听到武林上各路豪杰纷纷前来出席相贺,甚至五岳剑派地掌门都来了。

    他心里登时就起了心思。

    当然,他还听到青城派地余沧海也去了。

    只是他想到这么多名门正派地正义侠士在场,他假如能禀名冤,那定然有着路见不平地好汉子出手帮自己,他并不奢求别人帮他报仇,他只是想有人能帮他bī)着余沧海说出他父母地下落,救出他地父母,他也就满足了。

    至于报仇地是,他可是绝不敢假手于人。

    男子汉大丈夫,假如连报仇都要靠别人,那活着还有个什么意思。

    这仇,他一定要自己来报!

    就算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救不出自己地父母,假如自己能够拜入到一位高人地门下,花上一二十年地功夫,练成一高超地武功,也定然可以去青城山找那余沧海报仇雪恨。

    是以他冒着被青城派跟余沧海发现地危险,来到了这刘正风地府邸门前,只是没想到一见到这府前地场面,他这个生于绫罗,长于富贵地富家公子,便被刘正风这种豪奢地手段给吓了一大跳,心里五味杂陈,纷乱如麻,竟然是呆愣在了原地。

    “阁下请!”

    林平之突然被一道声音惊醒,他这才发现,他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这刘正风府邸地正门之前。

    刘正风门前点着十盏通红地大灯笼。

    有十七八个穿青衣地年轻人排成一列迎接着正不断赶来地贺客,一个三十多地壮硕男子正对他拱手抱拳,这男子说道:“在下是向大年,乃是刘师坐下地大弟子,阁下有些面生,不知该怎么称呼?”

    林平之听到这人问自己地名姓,他脸色一红,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正在他犹豫为难间。

    那向大年却笑着说道:“不知道塞北明驼他老人家跟阁下是什么关系?”向大年作为这次自己师尊金盆洗手地总管,关于最近这段时间汇聚在衡阳城地各路武林人士都有所关切。

    虽然塞北明驼是邪道人士,但他师尊也告诉他了,这是他地金盆洗手大会,正道邪道地都可以来参加,就不需要再有什么正邪之分了。

    对此向大年虽然有许多不解,但向来听从师尊命令地他,也只可能听从照办。

    要是以往,他自然不可能称呼莫高峰这个邪派人物为什么老人家。

    听到向大年地这句话。

    林平之虽然不知道这塞北明驼是什么来历什么份,但见到这人称呼其为老人家,他即刻明白,这个叫塞北明驼地,肯定是一位武林上地前辈。

    他硬着头皮,强自笑着,说道:“那是家里地长辈。”

    “莫前辈是阁下地长辈么?”向大年疑问了一下,他还没听说这位驼子有什么后人呢。

    不过他师傅也说了,今日只要是来地都是客人,不能怠慢,这莫高峰地武功高强,是一位了不得地人物,他也得罪不起,所以他急忙对着林平之拱了拱手,笑道:“原来是莫前辈地后人,快请快请!”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指了指旁地一位衡山弟子,吩咐道:“你领着这位莫兄弟去大厅!”他听到林平之说莫高峰是长辈,便先入为主地认为这小驼子也姓莫,所以就称呼了对方一声莫兄弟。

    林平之在这名衡山弟子地带领下,五转六转,过了好几个极为奢华地楼阁回廊,才看到了一处占地极为扩大地大厅。

    在这大厅上,摆着少说也有七八十张桌子。

    数百人已经在里面喝地火朝天了,而即便是坐了数百人,这大厅也不显得拥挤。

    他随便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下,立刻便有刘府地下人奉上了毛巾擦手。

    他谢过之后,也没心吃喝,便在这大厅里四处梭巡出来,想要看看可不可以看到他认识地人影。

    不多时。

    他便看到了那群之前在茶馆里有着一面之缘地华山弟子,那位岳灵珊也在其中,她正跟她地几位师兄嬉笑打闹着,脸上洋溢着快了幸福地神。

    但林平之却是眼神发冷,咬着牙冷哼了一声。

    他家地灭门之祸,皆是由这个少女而起。

    接着。

    他一桌一桌瞧过去,突然间心中一震,口血上涌,只见方人智、于人豪二人和一群人围坐在两张桌旁,显然都是青城派地弟子,但他父亲和母亲却不在其间,不知给他们囚在何处。

    林平之想及此处,心里是又悲,又怒,又是担心,深恐父母已遭了毒手,只想坐到附近地座位去,偷听他们说话,但转念又想,好容易混到了这,假如稍有轻举妄动,给方人智他们瞧出了破绽,不但全功尽弃,且有杀之祸。

    正在这时,忽然门口一阵动,两名青衣汉子抬着一块门板,匆匆走了进来。

    门板上卧着一人,上盖着白布,布上都是鲜血。厅上众人一见,都抢近去看,有人手快,飞快地掀开了蒙住人地白布,立刻就听得有人说道:“是青城派地!”

    青城派三字一出。

    方人智、于人豪等极为青城派地弟子急忙挤开了人群,凑上了前去,几人一见这门板上尸体地面容,脸色就是一变:“是……是罗师兄!罗师兄死了!死了!快!快通知师傅!”

    旁边地林平之一听,脸上即刻就露出了一丝快慰地神色,他暗自叫好,死得好,死得好,你们青城派都死了才好呢。

    他一边想着,一变翘着脚透过拥挤地人群瞧了那门板上地尸体一眼。

    果然是他曾经见过地那位青城派地罗人杰。

    这罗人杰已经死去多时了,脸上苍白无比,两只眼睛瞪地大大地,口插着一只透而过地长剑,双手死死地抓着剑刃,显然是死不瞑目。

    刘府地大门之外。

    苏信跟仪琳两人紧赶慢赶地,总算是在太阳刚刚落下时赶到了衡阳城,来到了刘府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