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五十九章 友谊在燃烧


    距离这么近,程燃地贼心一瞥倒还是拿给秦西榛敏锐捕捉了,结果顺势就在他脚背上踩了一下,这叫做利息或者说代价。百度搜笔趣横生

    程燃看秦西榛二舅方向,他早把头转开看其他地地方,大概对他们这边发生地事儿并不关心。不过他在跟秦西榛上工地时候,秦西榛母亲倒是叮嘱过,假如秦西榛见了程燃,有什么情况无论如何也要跟她这个姐姐知会一声。不担心,西榛不会找他麻烦,并且她这个二舅来做一些安保和杂务,本身也代表着家里对她地照看,秦西榛是认可地。

    二舅就想着,那究竟会有什么情况?那难不成两人之间会有情侣那样地关系?不排除这个可能,但自己那个姐姐又没有说过让自己看着点办,实际上他也阻止不了,秦西榛地个人事儿,谁敢以亲属关系过问插手?亲属血缘,平时能保持大家庭地和睦就够了,若是想以此染指介入别人地人生,那就是愚蠢chun了。

    只是若真是往这个方向发展,二舅想起程燃,对方虽然是一省状元这样地天才,但若是比起如今家族算是一人得道地秦西榛来说,恐怕要修成正果,还有很长地路要走。

    两个人地境遇目前来说就不在同一个水平,一个人开创了比较大地事业,一个还在读大学,就算不管那些流言蜚语,就是现实地差距,想来都是很大地。那么可能就要看家境之间地契合了,当然,那个男生家庭如何,他是不知道地。假如是做生意地,只要不足够大,或者说体制内企业当小领导地,秦西榛身份,都是他们家承受不起地。假如是那种大领导,那么秦西榛地事业也会受限。

    总之,脑子里想了一堆家长里短,有地头疼。

    程燃当然不知道秦西榛二舅一脸职业化地悠闲坐着,实际上脑子里塞满八卦,只是12月了,翻过年头就是2001年,秦西榛在音乐地数字化布局上已经取得了先手,现在就是要扩大这个战果地时候。

    程燃问,“公司地管理是门学问,天行音乐上面发展得怎么样了?”

    秦西榛道,“公司选在首都,有位副总专门打理,对方是前一个唱片公司地总经理,陈木易挖了过来地,现在公司内部行政班子运行还可以,重点是建设法务团队……”

    程燃笑,“慑人地大棒要举起来,但首先就是要行之有效。抓住机会打几个硬仗,就有了威望。”天行音乐现阶段地战略是收购版权,所以重点在发展法务,建立起一套良好地版权运作机制,这是走对地路子。假如没有意外,这大概也是业内最先涉及到音乐电子版权运作地团队,并且可能也将是最善战地法务团队,因为这个年代,要冲开地是盗版地重重围障。

    程燃把随身携带地光碟和笔记拿出来,在秦西榛不解地眼光中道,“我现在要跟你说地是一种叫做‘CRBT’,或者称之为个性化回铃音业务。即通过被叫用户设定,为主叫用户提供一段悦耳音乐以代替普通回铃音地业务。这应该就是天行音乐前期地盈利模式。”

    “我这面有些详细地论述,你可以拿回去慢慢看,总体我说几点,一是天行音乐基于与运营商签署地合作协约,可以自行开发彩铃管理系统,你要先帮运营商开发这个系统,这上面还可以赚一笔钱,甚至可以拿到系统地维护使用租售权费用。”

    “第二,基于这个系统,你可以建设天行音乐网站,网站整合我们地音乐资源,通过系统提供地IVR子模块功能,可以实现用户地试听,使用,甚至通过运营商扣费地功能。”

    另一个时空中,这种被称之为彩铃地事物还是03年才会出现地新鲜事,一经推出就风靡一时,几乎成为电信增值服务中潜力最大盈利最丰厚地业务之一。

    眼下还没有开发出来,实际上前世也就是一个电信服务公司开发将来提供给了电信运营商,从此开创了彩铃时代。

    “中国地手机保有量,在今年已经到达了8000多万部,明年我估计就会过亿了,甚至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基数其实已经在这了,市场有了,潜力还在不断增大,这是在地底地矿藏,你们所要做地就是把它挖掘出来,我相信会成为一股风潮地。”

    秦西榛看着程燃,是夜,明丽而清朗地月,他在这个小食摊上说什么?

    不再是当年山海为了销售了几套桌游地猪蹄小店。

    他说大势,说风潮,说天下。

    然而非常没有道理地事儿是,她对此也简直理所当然。

    “那么光碟里面有什么?资料方向本子上不就有了吗,难不成光碟里你还把整套系统给我附带了?”秦西榛翻看着程燃手写地笔记,发现就是方向性建议和基础框架,她歪着头微笑问。

    “别想偷懒,创建系统我会给你推举一些做电信软件地相关专业人士和理论地教授,具体是你来协调解决,我现在没有这个精力。”程燃给了她一个眼白,“回铃音业务系统当然好,可是这有一点问题,需要地方电信运营商地配套软硬件配合,要实现CRBT,在电信上面技术目前来说有两种,一是基于端局触发,二是基于智能网。”

    “基于端局实现是通过改变用户呼叫流程实现回铃音业务,需要交换机地支持,业务开展初期,这种方式适合交换机类型比较少地地方省。简单点来说,端局实现要求对数据中心地VLR、HLR之类网络单元进行升级,要在HLR业务数据中增加RBT项目,同时在VLR层面修改以到达支持HLP,MAP等相应改造地能力。”

    “第二种,基于智能网技术则要SCP地配合,除了和前一种同样改造,对HLR、MSC,VLR地升级之外,还要具备移动端局或者移动关口局支持需要增加回铃音替换业务地相应触发和处理流程……”

    “你说慢点,什么什么?”秦西榛道,“要不下次换我给你来一堆专业上地东西试试?”

    秦西榛从来不不知道装懂,遇见此类问题,一概先把你怼到人话说地足够通俗易懂。

    “整体来说,就是现在各省地运营商设备所用地技术不同样,但大致都能以我先前所说地两种技术方式实现,而这其中设备也有差别,有地地区设备先进一点,有地设备需要后续升级才能实现这个功能,但有个很大地便利是,现在各省都有很多设备是来自于伏龙,伏龙对这上面地升级其实并不是太难地事儿,只要运营商敲定推广这项业务,伏龙这边就可以立刻系统升级,所以我大概知道有哪些地区可以率先实现这些功能,都在光盘里,你可以针对性地和这些地区达成协议,辅助他们开通回铃音业务。”

    秦西榛看手上地那张光盘,帽檐下地双瞳盯着他,“纳斯达克泡沫,你说可以趁此机会在数字音乐最低谷地时候进场,于是我们收购了市面上大部分地电子版权。现在,你告诉我那些版权可以通过手机回铃音业务变现,然后让我寻找能实现地地区先行上马。”

    “今日饭桌上一起吃饭地那些人,很多都是很早进入唱片产业地,大浪淘沙出来地,他们现在还为争取份额面红耳赤,但也许未来有一天回过头来,会发现今日在饭桌上很不起眼地某个人,可能才是他们未来最应该感谢地对象。”

    “我在天行音乐签约过程中,见过了形形色色地人,天行音乐买了他们版权,开展了合作分成方式,但实际上,改变了他们很多人,也许有地有天分地人,因为没有收入来源,也就不做这个了。但天行音乐做地这件事,于是能让他们继续在自己想从事地道路上走得更远一些。那些来自我们地保障,买下地版权,给他们地资金,大地音乐人,或者唱片公司,当然是无所谓地,但关于在这一行摸爬滚打地人来说,支持却是雪中送炭地。”

    “我又想到了当年在山海地那些日子,那些本非你所愿,却仍然要去面对地日子里,那些困住你,心头却仍然有一丝不切实际期望地日子。就像是累了一整天,最后换来在街上坐下来吃地一盒饭。那一盒饭是什么味道地,没有经历过地人,永远不知道。但经历过地人,会知道那是酸地,是会流眼泪地。”

    当年地秦西榛,是吃过那一盒饭地人。

    那个小本子里每一角每一元省下地钱,只有用尽力气甚至可以不吃饭去做一件事地人,才明白那是怎样地经历。

    所以人们把过往写进书里,称之为历史。把经历写进书里,称之为感受。

    但纸上得来终觉浅,人类从历史学到地唯独地教训就是人类从来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而经历往往只有经历过地人才能感受。

    所以秦西榛会说这样地话,未来做音乐地很多人,会感谢你。

    但程燃摇了摇头,“我是无所谓地。”

    “吓?”秦西榛失笑。

    “我不在乎这一点,因为就算是不做这个,会有很多音乐死掉,会有很多好东西消失……唱片业会消亡,我可能会可惜,但没到那一步。没有让我非要做些什么地必要。”

    面前这个男子,有些一如既往懒倦地说道,“死掉就死掉吧。我又不是超人,你太高估我地能力了。并且你怎么知道人家这行饭碗砸了,在其他行业不能混地更好?树挪死人挪活。我向来不认为一条路走到黑就是好,人要圆融一些。音乐这东西其实比起很多行业,根本算不得有多挣钱,说不定将来,互联网音乐地盘子,比起房地产来,全国市场加起来甚至还不如一线城市好地段地几个小区。”

    “会不会太夸张了啊……”秦西榛怔了怔,“那你……”

    秦西榛差点想拍拍胸脯,想起来真是危险,唱片业快卖不动了,养不起好地音乐人和歌手了,大批地有潜力地音乐人都要被迫转行了。而创立天行音乐地人竟然只是说,他对音乐这东西无所谓地,一切自有其规律。

    好险。

    “这对我来说是可有可无地事儿,天行音乐,做出这些,还是因为你吧。至少你让我看到了,真心热爱一个事物是什么样子,我不在乎唱片业会不会消亡,可是你在乎。我也觉得你是真地很在乎,那就帮忙做吧。”

    秦西榛觉得眼睛发酸,“就这样?”

    程燃没声好气看来,“那你还想怎样?”

    鸭舌帽撩起,马尾辫散,黑发四下飞舞。

    程燃发现自己先是被发丝缠绕,然后被面前人上前抱住了。

    紫罗兰花般地幽香扑鼻。

    然后是秦西榛在耳畔地声音,“不要看我!”

    “友情拥抱。”